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越苏】《天墉新事——玉泱日记》(第一章)

这篇是为了补完我的残念开的脑洞,设定借用了游戏DLC《天墉旧事》,人物的话还是带入的古剧。

===================================

1.

我叫玉泱,是昆仑山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陵越真人的弟子。

唯一的弟子。

妙法长老把我带回来的时候,曾说我很像他们昔年的一位故人。

我不知他是谁,只知道,我与他相似在,眉间有一点朱砂。

后来,我从醉酒后的陵端师叔口中听到了他的名字。

百里屠苏。

太师尊紫胤剑仙的弟子。

师父的小师弟。

天墉城的执剑长老。

本该是。

若有朝一日他能回来的话。


百里屠苏。

这四个字在天墉似乎讳莫如深,我翻遍了阁中典籍,也未找到有关他的只字片语。

这使我更加好奇。

传说中的“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是怎样的绝世御剑风姿。

我问妙法长老,她不答,只望着天尽头起伏的层软叠嶂颦眉轻叹。

我问陵端师叔,他仰天大笑,眼角却带着泪光,摇头轻念着,我对不起他,然后喝得酩酊大醉。

师父掌教甚严,一向赏罚分明,只在这件事上,对陵端师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次都只是口头警告过便罢。


师父。我没有问过他。

虽然师叔说,这世间再没有人比你师父更了解屠苏,有关他的每一个点滴,再小的细节,大师兄都刻印在心里。

但我还是开不了口。

剖开一个人的心挖出他独自深藏的记忆,这是何等的残忍。

更何况,从几位前辈的态度也可想而知,那些往事绝不是令人欢愉的。


否则执剑长老何以经年不归。


我曾以为,终我一生也难得见百里师叔,而师父,也将一直缄默面对门中人对他空位以待的非议。

直到某一日,我走出临天阁,发现阁前站着一位负剑的青年,眉间一点红痕,如血如火,如彼岸花开。

我知道,师父他终于等到了。


那一天的临天阁热闹非常。

妙法长老一改往日的温雅娴静,扑上来抱住屠苏师叔哭了很久。

屠苏师叔似乎不习惯与人如此亲近,动作有些僵硬,但还是很温和地拍了拍妙法长老的背。

他说,芙蕖,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面对陵端师叔时,他们各自静默了良久,气氛有些尴尬。

妙法长老正待开口劝说,两位师叔却都勾起了笑容。

一个笑得如释重负,另一个则风清云淡。

一笑泯恩仇。


当久不见仙踪的太师尊带着红玉前辈驾临,淡泊的屠苏师叔明显激动了起来,快步走上前去,跪倒在太师尊脚下。

师父,徒儿不孝…

开口竟几近哽咽。

太师尊一挥袖,扶起了屠苏师叔,双指探上他的脉门。

众人都紧张地看着。

半晌,太师尊面露欣喜。

屠苏,你竟真的控制住了焚寂煞气。

不敢隐瞒师尊,屠苏已经将焚寂之气化为己用,再不会迷失心智,被煞气反嗜。


红玉前辈走上前来,笑着对屠苏师叔说,屠苏,如此一来,主人便也可安心了。

屠苏师叔对红玉前辈行执剑礼,道,若非当日红玉姐为我打造灵铁剑壳,屠苏尚不及有今日。

红玉前辈一摆手。呵呵,我倒是白得了你这些年的感恩,那灵铁不是我找到的,是你大师兄,为你打造剑壳的也是他。当年他可是拼着修为尽散,私用天墉禁术,在这剑壳中下了九九八十一道连环封印符决,才使它可以隔绝煞气。如若不然,陨星只一死物,如何有这般强横威力。


我们随着红玉前辈一起看向师父。

他负手站在阁前,表情是一贯的眉头紧锁,似是这般喜庆的重逢与他无关。

他深邃的目光专注而长久地停驻在屠苏师叔身上,仿佛天大地大,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又或者,他一人,便是整个世界。


听得红玉前辈提及往事,师父略一垂眼,将那般凶险轻描淡写带过。

私用禁术一事,是陵越违反门规,已于焚寂剑壳炼成后向掌教真人自请处罚。


我说大师兄,你别顾左右而言他呀,快给屠苏讲讲,你这些年为他付出了多少。

屠苏师叔的归来让陵端师叔豁然开朗。他一直都是心事重重的,我从未见过他这般有些轻佻的表情,开口就是调侃师父。

陵端,你已是我天墉城戒律长老,怎么还是如此不稳重。自明日起,不许再沾酒,免得误事。

是——,大师兄,我的掌教真人。

哎呀,若是师父不提,我都快忘了这位随性的师叔还是我派长老了。


屠苏师叔走向师父。

我站在师父身边,感觉他背着的手又握紧了一些。

就像一张被拉到饱满的弓,紧紧绷着。


师兄,我…

屠苏师叔看着师父,脸上依旧淡淡的没有表情,但眼中的情绪却激烈地翻涌着。

千言万语。


屠苏,你我之间,不必说这些。

师父说话的时候,目光柔和得犹如晓春时分昆仑积雪消融。

尽在不言中。


然后。屠苏师叔笑了。

笑意直从他的眼底蔓延开来,牵动五官,形成了一个极为生动的表情。

他长得很好看,人很白净,眉心一点却红得艳丽,配上他高大挺拔的身姿,让我觉得,阁前的繁花似乎都在那一瞬间失了颜色。


我摸摸自己的额头,心里小小期待了一下,不知道我长大了会不会也变得像屠苏师叔这样英俊。


然后我看到陵端师叔悄悄冲我招手。

我看了看师父,又看了看屠苏师叔,往旁边蹭了两步。

他们还在对视,并没有注意到我。


我跑到师叔身边,他领着我的手,跟大家一起朝阁外走去。

玉泱啊,今天你跟我回去,别打扰你师父他们。

哦。那玉泱今天不用服侍师父和屠苏师叔了吗?

哎呀屠苏回来了大师兄眼里哪还看得见你,你个小东西,就别瞎操心啦。


走出临天阁前,我回头看了一眼。

师父终是绷断了那根弦,上前一步,紧紧把屠苏师叔锁进怀里。

那么紧密的贴合着,恨不得把他融进自己身体里,才不会再失去。

屠苏师叔也回抱着师父,轻声说。

师兄,屠苏回来了。


那一天,我学会了两个词。

失而复得。

刻骨铭心。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42)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