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越苏】《天墉新事——玉泱日记》(第四章)

4.

陵端师叔失踪了。

下山采办,一去不返。


生死未卜。


同去的弟子说,完成采买后,陵端师叔留他们在客栈休息,独自一人出门去了。

自此销声匿迹。

弟子们遍寻不到,无法,只得回山禀报师父。


临天阁里。

屠苏师叔抱着臂,四指不自觉地敲着手肘。

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二师兄并非不知轻重之人,不会就这样撇下弟子们。

他单独出门,想必是去给芙蕖挑选生辰礼,中间只怕出了什么意外。


师父的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陵端这些年修为增进不少,等闲之辈很难与他制衡。

而且他为人机敏,若真遇险,总还可以传讯求救,不该音信全无。


会不会是遇到了很厉害的妖怪?

我问师父。

他与屠苏师叔对视一眼,不语。


我能想到的,他们自然也早就料到几分。

这是最坏的情况。

也是最有可能的情况。


长久以来,在剑术仙法一途上,天墉都是九州翘楚。

自太师尊以仙身执剑天墉,更是鲜有人敢撄其锋芒。

世代天墉弟子均以匡扶正道为己任,斩妖除魔,惩恶扬善,扶危助困,侠名远播。

这次不知是何方妖孽,气焰竟如此嚣张,矛头直指天墉长老。


师兄,让我去吧。

若真是妖,能困住二师兄的,想必道行不浅,再派其他弟子下山,也是徒增伤害。


屠苏师叔眸色凛然。

无论神鬼妖仙,犯他所回护者,虽远必诛。


师父点点头。

如今情势不明,与其大海捞针,不如顺藤摸瓜。早一刻救出陵端,也能少一分危险。


好,那我收拾一下,即刻动身。

屠苏师叔起身欲走。


师父拉住了他的手。

不是我,是我们。


屠苏师叔一愣。

师兄也去?


怎么,不相信师兄可以帮到你吗?

师父很清楚自己的话会引起屠苏师叔怎样的反应,于是着意打量着,生怕错过屠苏师叔眉眼间任何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


果然。

屠苏师叔先是微微睁大了眼睛,应是没想到师父会如此说。

随即摇摇头,认真辩白。


当然不是。师兄心思缜密,法术高强,若能同去营救二师兄,自然再好不过。

只是,师兄你身为掌教,身系天墉大局,不该以身试险。


见屠苏师叔因怕他误会,紧张得连双拳都握紧了,师父忍不住展颜而笑。

一种发自内心的愉快。

无关理由如何,让师父高兴的,是屠苏师叔在意他的想法这件事本身。


此时屠苏师叔也看出师父是在逗他,有些羞恼,想要抽回手,却反被师父握紧了些。


身为掌教,不就是用来以身试险的吗?门下弟子有难,我若不能挺身而出,如何对得起天墉上下对我的信任。

天墉城身处灵气汇聚之地,强敌环伺,觊觎者无数。能屹立昆仑数百年,就如同剑阵的道理一般,靠的是汇聚每一位弟子的力量,不会

因为某个人的得失而撼动根基。

天墉可以没有陵越,而陵越……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了,师父垂眸,没有再说下去。


但屠苏师叔又岂会不懂。


天墉可以没有陵越。

而陵越……不能没有百里屠苏。


屠苏师叔摊开手,合着师父的掌心,与他十指相扣。

有些羞涩,却无比坚定。


师兄,屠苏同你,是一样的。


屠苏师叔的话就如同凛冬中绽放的第一朵红梅,带来了乍然的喜悦,而那些许盈枝暗香,虽幽浅,却也足以点散清冷寒气。


师父一向沉稳绵长的气息瞬间波动了起来,长久以来的克己自制在这一刻尽数破功。

他将屠苏师叔带向自己,同时倾身靠近他。

他们直视着彼此,看着自己的身影渐渐占满对方的全部视线。

在两人的唇只剩下一息之距时,师父轻声说了一句。


玉泱,闭眼。


我赶紧闭上眼,摒息站着,不敢稍动。

明明没有发烧,脸还是烫得要命。


人的五识很奇妙,在目不能视物的时候,其他四识会变得更为敏锐。

我听到师父和屠苏师叔的方向传来细碎的动静。

虽然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注意,但那些声音还是分明地传到我耳朵里。


师父的鼻翼扇动的声音。

屠苏师叔的睫毛颤抖的声音。

交缠的手指摩挲的声音。

溢泄的真气厮磨的声音。


莫非是我内功又精进了?

不然怎么会这么巨细靡遗。

嗯,羞羞的呐。


良久,屋中如糖如酒的气氛才渐渐平复。

我偷偷睁开眼,发现师父和屠苏师叔已经坐回了原位。


玉泱,我们……

屠苏师叔有些局促,不知该如何跟我解释。


我挠挠头。

师叔,玉泱明白的。

红与前辈曾说过,爱慕一人,何罪之有。玉泱不懂情爱之事,但师父教导过我,做人要无愧于天地,行事要无愧于本心。师父与师叔是


真心待彼此,所以,无罪,也无愧。

说完我都有些佩服自己了,能把道理融会贯通。


屠苏师叔张了张嘴,实不知该说什么,就看向师父。

师父摇摇头,很有些无奈。

玉泱,以后红玉姐给你讲了什么,你记得回来问过我再行理解。


是,师父,玉泱记下了。


好了,咱们言归正传。

玉泱,我与屠苏下山去,少则三五日,多则十数天。这期间你的修行不可松懈,我会请芙蕖督导你。

诸长老将坐镇天墉,以防被人调虎离山。你且听从调遣,遇敌不可轻退,更不可冒进。


师父,请带玉泱一起去吧。陵端师叔平日对玉泱极为爱护,今日他遇险,玉泱不能袖手旁观。

我上前一步,对师父躬身请求。


师父拍拍我的肩。

你的心意我明白,只是此行凶险,你修为尚欠,不宜随行。


师父,弟子自知功力有限,但是,弟子愿尽力一战。

这世间并非只有强者才能执剑,为守护珍惜之人,匹夫亦有将军之勇。

若是每次都有必胜的把握才出手,我们又为何刻苦修行。

师父,弟子绝不会妄自行动,请允许弟子随行。


师父的话,我从来都是听的。

但只有这一次,我无法照办。


师兄,不如就带他一起去吧。我小时候,也常渴望能跟随师尊和师兄你一起下山斩妖除魔。

忆起往事,屠苏师叔的表情变得越发柔和起来。


师父看我的眼神也变得颇为赞赏。

他陵越真人的弟子,岂可是怯懦无义之辈。


玉泱跟随我已有些时日,只是这性子,倒是越发像你。

罢了,我们各自整装,午饭后出发。


(未完待续)


=================================

故事开始朝着不受我控制的方向发展。。。感觉完全就是他们在通过我的手讲自己的故事,一种微妙的附身感~

本来这章该去救二师兄的,结果这师徒三人坐在屋里叨逼起来了,居然还甜甜蜜蜜。。。

你们想过二师兄的感受吗。。。

好吧,下章正式下山打怪~


评论(14)
热度(29)
  1. 禾先生爱你的龟 转载了此文字
  2. 禾先生爱你的龟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