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霆宇】《LOVE U2》(第九章)

9.


那一夜,无人入眠。


阿栋把希宇带回了家。家中虽然有佣人,但阿怡还是挺着大肚子亲自照顾希宇洗澡擦干,又亲自下厨给他做了饭。

希宇洗完澡就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阿怡看得心疼不已,却毫无办法。


希宇脑子里一直回想着阿霆最后的吻。


阿霆说,再见。

可希宇有感觉,阿霆不会再见他了。

那种感觉那么强烈,想重鼓一样擂着希宇的心。

震得他的眼泪都掉下来。


希宇咬着嘴唇,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


阿霆一个人在大雨中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不想回家。

那栋房子里,到处都是他和希宇的记忆。

而就在刚刚,他亲手割裂了属于两个人的生活。


他一直以为,他已经比很多人强。

但原来他不是。

就算他混得多风光,那些有钱仔一样看不起他;那些老大,同样当他是狗一样打。


连自保都做不到,他有什么资格再去染指希宇。


走到拳馆门口,阿霆停下脚步,轰然推开了铁门。

这里是耀文哥的场子,兄弟们平时练拳的地方。

窗外的路灯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在地上映出灰蒙蒙的一小片。

阿霆对这里的一切无比熟悉,他摸黑来到淋浴室,脱掉那条染血的短裤,站到花洒下,闭上眼睛。


凌晨时分,雨势渐渐转小,被敲打了大半夜的世界安静下来。


希宇依旧蜷缩着,阿栋以为他睡着了,给他披上了一条毛毯。

阿霆的伤口不再流血,他套上一条拳击裤,戴上手套,在破晓前的黑暗中挥起了拳。


第一缕阳光跃出地平线的时候,希宇默默抬起头。

他的眼睛红肿着,兔子一般,动作却毫不迟疑,换下阿怡拿给他的新睡衣,叠好,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手脚麻利的佣人早就把他的衣服洗好烘干了。


在遇到阿霆之前,希宇经常这样,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

那时候,他的世界灰色的,无所谓天黑天亮,冬去春来,似乎所有的花开叶落,风停云走,都与他无关。

他与外界唯一的联系,就是他的画笔。


直到,阿霆走进他的生活。


是阿霆教会他系扣子,穿皮带,叠衣服。

现在不穿着阿霆的衬衫,他根本睡不着。


阿霆告诉他,如何表达爱,感谢,和想要再见到一个人的心情。

那些,专属于他和阿霆的表达。


“阿霆,说,再见,希宇,要,再见到,阿霆。”

希宇把那只打火机装进衣兜里,向门外走去。


从前,都是姐姐在帮他找阿霆。

这一次,他要自己去把阿霆找回来。


希宇的动静惊动了阿栋。阿怡怀孕了,他不能抽烟,烦躁的他坐在客厅里无声地打了一夜游戏。

“希宇,你去哪?要回家吗?”

阿栋也心疼希宇。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都会难以接受,更何况是单纯胆小的希宇。


“希宇,去找,阿霆。”

希宇走到门口,把脚上穿的拖鞋摆好,又穿上自己的鞋子。


“找阿霆?你知道他会去什么地方?”

阿祥已经出去找阿霆了,但还没有音讯。


希宇摇摇头:“不知道,希宇,去找。”


阿栋一阵心酸:“你这么找要找到什么时候,这样吧,你再等等,阿祥找到人会打电话给我,我带你过去。”

希宇想了想,点点头:“阿栋,谢谢。”

阿栋摆摆手:“自己人,不说这些。我让佣人做些早餐,你吃了再出门。”


阿祥打来电话的时候,希宇正在喝牛奶。他的眼镜一直盯着阿栋的手机,见屏幕亮起,立刻放下杯子站起来。


“好,好,你通知大哥一声,看着,别让人打扰他,我带希宇马上到。”


收了线,阿栋看看希宇:“找到阿霆了,在拳馆,咱们走吧。”


来到拳馆时,阿栋的车停在门口,他正靠在车门上抽烟。

见到希宇,阿祥叹了口气,灭掉烟,走过来。


“阿霆在里面打拳,希宇,你自己进去吗?”


“嗯,希宇,自己去,不会,再弄丢,阿霆。”


希宇走到门口,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通过半敞的门向里看着。


阿霆……


阿霆的拳头雨点般落在一只沙袋上,每一拳每一脚都用尽全力。

就好像他面对的不是一个死物,而是那些践踏他尊严的敌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处发泄的愤懑和无人倾诉的委屈化全部作了困兽般的嘶吼,即便如此,他心中的痛苦也不得以宣泄其万一。

过大的动作会牵动他的伤处,但阿霆就像自虐一般,不断用疼痛来提醒着自己,要做最凶的那个,要全世界,再没人敢小看他。


那些人欠他的,他终有一日要讨回来。


然而,现在的他,什么也做不了。


阿霆愤然两拳捶在身后的镜子上,扔掉手套,背靠着镜子,滑落在地,单手掩面,失声痛哭。


这时,有双手臂从身侧环抱着了他。

那人跪在他身边,头扎在他的颈窝里,明明自己的身体还颤抖着,双手却抱得死死的,就像怕怀里的阿霆突然消失一样。


阿霆的眼泪越发汹涌地流出来。


希宇。是他的希宇。


阿霆一下子伸手把人搂进怀里。

他从没有一刻这么渴望见到希宇,又这么害怕见到希宇。

渴望他的温暖,害怕他的厌弃。


阿霆恨透了自己的软弱。

明明下定决心不再招惹他,却在他靠近的时候,恨不得把他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被阿霆拉着坐下来的希宇终于抬起头,红着眼睛抹抹阿霆脸上的泪水。


“阿霆,不哭,希宇,在这里。”


阿霆看着希宇的眼睛。

那双眼睛永远都是那么清亮,看他的眼神永远都那么专注。


只是此刻希宇的眼角红红的。

……该是为他哭了很久。


自己,又一次辜负了他。


阿霆拉过希宇的手,把脸埋进去。


“希宇,对不起……”


希宇感觉手心里湿湿的,那是阿霆的泪水。

他不知道阿霆为什么道歉,只能一遍一遍地说着:“希宇,没事,阿霆,不哭。”


过了很久阿霆才平静下来。

他吻了吻希宇的手心。


“希宇,谢谢你。”


谢谢你没有离开我。

谢谢你不嫌弃落魄的我。

谢谢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陪在我身边。


希宇凑过去,用自己的唇贴上阿霆的。

阿霆握住希宇的后颈,轻轻地吻着他。


渐渐地,厮磨变成了啃咬,阿霆的吻激烈起来,希宇有些承受不住地被他推倒在地。

阿霆的舌头刷过希宇嘴里的每一个角落,汲取着他的每一丝津液,像是要把他的灵魂都吸过去一样。

希宇乖巧地承受着。即使阿霆吻得他没有办法呼吸,他也没有推开阿霆。


吻毕,阿霆覆在希宇身上,两个人都大口喘气。

阿霆扣着希宇的手指,在他耳边自嘲地笑:“我真傻,我怎么会以为自己离得开你。”


因为窒息,希宇的眼睛还泛着水汽。

他扭头看着阿霆,认真地说:


“阿霆,答应希宇,永远,不和希宇,分开。”


阿霆揉揉他的头发:“对,阿霆答应过希宇,阿霆没做到,是阿霆做错了。不会再有下一次。希宇,你还愿意相信我吗?”


希宇看了阿霆一会儿,露出笑容。


“嗯,希宇,相信,阿霆。”


阿霆也笑起来。


希宇,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


我满手血腥,或将坠无间地狱。

而你天然纯净,必能长留光明之中。


若是能够,让我随你去才好。

若是不能……(注一)


若是不能,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阿霆洗了澡,简单处理了伤口,套上之前留在这里的夹克和牛仔裤,拉着希宇的手走出来。

阿祥的车停在门口,钥匙没拔,人已经坐阿栋的车走了。


阿霆一阵窝心。

有这样的兄弟,他陈霆何其幸运。


阿霆安顿好希宇,自己坐到驾驶位。

希宇看看他:“阿霆,我们,回家?”

阿霆握了握希宇的手:“希宇,先陪我去个地方,好吗?”

“嗯,阿霆,去哪里,希宇,也去。”

阿霆笑笑,发动车子。


达到山顶墓园的时候,天光才算大亮起来。

墓园里人不多,阿霆买了香烛,带着希宇走到碑墙前,想要点香,摸摸衣兜,却发现没有打火机。

可能是昨晚混乱中弄丢了吧。


希宇看阿霆的动作,明白了他在找什么,从自己兜里掏出那只打火机,递过去。

阿霆一愣,看看那只火机,又抬眼看看希宇。


希宇睁大眼睛看着他,嘴角抿着笑,有点调皮,又颇自豪的样子。

“阿霆,掉在,街上,希宇,帮阿霆,收起来。”


那一刻阿霆突然就释然了。


若是不能,希宇,那也只能委屈你陪我走一遭了。

除非我死,否则陈霆永远不会放开姜希宇。


阿霆点燃三支香,对着母亲的碑恭恭敬敬地拜了拜,把香插进香炉,拉住希宇的手。

“老妈,我打算成家了,对象就是我身边的这个男孩。他叫希宇,我认识他不久,但他已经认识我很多年了。我们的故事,有机会慢慢


讲给你听。

你不在了,以后希宇就是我的责任。当年我不够强,没能好好保护你,但我发誓,我会好好保护他。

不好意思啊,没办法给你生孙子了,不过,再多一个这么漂亮又懂事的儿子,你也不算亏。”


希宇见过照片,知道这是阿霆的妈妈,于是也乖乖地学着阿霆的动作鞠了躬。


“呐,拜过你就是陈家人了,你要保佑我们啊。”阿霆对着母亲的遗照笑笑。


他的母亲是个看似柔弱实则坚强的女人。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母亲一个靠摆摊卖水果拉扯他长大,还供他读了大学。可惜生活条件变好了,她却没享受到就早早去世了。

这成了阿霆心里永远的遗憾。

而阿霆不希望这样的遗憾,再发生在他和希宇身上。


晨曦为阿霆的侧脸镀上了一层金色的柔光。他眼睛里的仇恨慢慢淡下去,眼神变得平静而坚毅。

他面对着自己的至亲,牵着自己的挚爱,在心中暗暗立下誓言。


终有一天,他要出人头地。

他要和希宇,幸福地生活下去。


(注一:此段话改编自古二中夷则和阿阮的对话。我觉得用来形容阿霆和希宇也同样合适,于是就借来用一下)


(未完待续)


=================================

电影里,雨夜之后阿霆和Michelle分开了很久,我可舍不得让阿霆和小希宇分开那么久,于是把进度条拖快了一下。

阿霆心里是有恨意的,但我不希望他被这样的恨意支配。有希宇在身边,阿霆的努力和拼杀都应该是积极的,为了他们的美好未来而奋斗。

混黑社会不可能不见血,但是有时候,一念之差就会导致完全不同的结果。

想要和希宇大团圆,阿霆还要走很长一段路。不过没关系,希宇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

大家周末快乐~~

评论(16)
热度(52)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