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霆宇】《LOVE U2》(第十章)

10.


最近一段时间阿霆每天早出晚归,忙得脚不沾地,几乎没有时间陪希宇。

希宇很乖,即使阿霆不在家,他也会按时吃饭,洗澡,睡觉。

他从不问阿霆去哪,什么时候回来,只在阿霆回家的时候,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和一个温暖的拥抱。


阿霆几乎沉溺在这样的温柔里不能自拔。

但对目前的他们来说,安逸的日子还如此遥不可及。

至少对于他来说,是的。


上次的事之后,阿霆低调了很多,连带着阿栋阿祥也收敛不少。

并不是他们变得胆小怯懦,而是明白了,现在的他们远没有嚣张的资本。

耀文哥曾暗中嘱咐阿祥,让他盯着阿霆,怕他跑去做傻事。

阿霆听后一笑。

他的眼光完全没有盯在这些小事上。


他想要的,很多。

他的目标,很大。

而这中间的每一件,都和希宇有关。

为了这些,他甚至放弃了眼前和希宇相处的时光。


报仇这种事,他没精力也没兴趣去考虑。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阿霆想好好过日子,却偏偏有人不安分。


阿公以阿霆的事为由头教训了火爆明几句,这家伙居然跟阿公叫板,怪阿公偏心耀文哥,还扬言若不把坐馆的位子传给他,就要跟公司拆伙,把阿公和几位叔公气得够呛。

火爆明撂下狠话后,还没等公司有动作,他就派子健连着扫了公司好几个场子,弄得那些纳头(注二)人心惶惶,怨声载道。


这番举动彻底激怒了几位大哥,阿公决定清理门户。

耀文哥主动担下了这个任务,表亲一场,他想给火爆明留条活路。


阿霆几个死心塌地跟着耀文哥这么多年,也是看重这一点。

按火爆明的理论,出来混,讲人多,不讲感情。但耀文哥这个人却最重感情。当年若不是因为兄弟的死让他心怀愧疚,他也不会一夜之间放下所有去蹲水果摊,拱手让火爆明上位,当上了油麻地的主事人。


耀文哥去找过Irene姐,让她劝火爆明收手,但这夫妻俩一意孤行。

没办法,他们只能动手。


那天阿霆要一天在外面盯梢,晚上才能找时机下手。他不放心希宇,也为了安全考虑,把他送去了阿栋家。

阿怡生了儿子刚刚满月,那么巧小栋子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希宇,于是跟他无比亲昵,连阿栋都看得吃醋。

最近风声紧,阿霆和阿栋都暗中留了小弟在家附近放哨,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通知他们。今晚这么大动作,对方未必不会反扑,把希宇和阿怡小栋子安置在一起,集中人手便于保护。


事前阿霆只告诉希宇,阿怡想让他来帮忙照顾小栋子,希宇欣然同意。

只要是能帮上忙的事,小家伙都不会推辞。


阿怡嘴上不说,心里却明白,能让他们三兄弟一齐出马,又能让阿霆慎而重之地把希宇送过来的,一定是大事。

跟阿栋这些年,大风大浪她也算经过不少,比起当初成熟了许多。她神色如常,只嘱咐阿栋多加小心,她会和孩子一起等他回来。


阿霆曾经跟阿怡聊天,问她是不是真的不介意阿栋混社团。

阿怡笑笑,说从第一天认识阿栋就知道他是什么人,要介意也不会等到孩子都有了。何况她出身微寒,如今有楼有车有工人,还有什么不满意。

阿霆也笑,阿怡的性格从来都是这么直来直去的。


可是,他整天在外面打打杀杀,你就真的不怕?

这才是阿霆真正想问的。这些问题对于希宇来说太难了,他不会想那么复杂。但是作为家人,他和阿怡的心情该是一样的。

阿怡叹口气,戳戳阿霆的脑门。她比阿霆大,一直当他是弟弟一样。


我怕啊,谁让我爱他呢。但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回家。

阿霆,你们在外面做些什么,我们管不了这么多。但你要明白,希宇他不说不问,不代表他不会不安。你也不希望他再看到你浑身是血的样子,所以,无论做什么,都一定先想想,希宇在家等你回来。


坐在耀文哥的车里,阿霆不知怎么想起了这段对话。

出门前,希宇依旧是抱抱他,跟他说:“阿霆,上班,注意安全,希宇,等阿霆,一起回家。”


对,希宇还在等他一起回家。


所以在耀文哥叮嘱他们留活口的时候,阿霆答应得毫不迟疑。

对外,做戏要做足,得给阿公一个交代;对内,大哥要留的人,他就不会下杀手。

对自己,阿霆看看自己的右手,也许少一分杀孽,这双手就能牵着希宇走更远一些。


那晚的行动很顺利。

Irene姐知道公司随时会动手,所以加派了许多人保护火爆明。但那些小喽啰又怎么会是阿栋和阿祥的对手,被两个人三下五除二砍翻了一片。

火爆明被几个忠心的手下护着逃跑了。跟阿祥照面的时候,他表情凶狠中带着惊讶,大概没想到对他下手的会是耀文哥的人。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阿霆埋伏在他逃跑的必经之路上。

论武力值,阿霆是不如阿栋的,但这样守株待兔的伏击,更适合他。


同样地,阿霆也真刀实枪上阵,把火爆明放倒后,紧接着又补了几刀,但都很巧妙地躲开了重要部位。

火爆明拼死想要逃跑,阿霆一脚把他踹倒。那么巧,他的头撞到后面烧烤摊的栏杆,昏了过去。


这时候,阿栋和阿祥也赶了过来。

“阿霆,怎么样?”

两个人都被血染透了,提着刀不断急喘。见火爆明躺在地下不动,阿祥一下急了。

“喂,你把他砍死啦,老大要留活口的,这下怎么交代啊!”

“怎么会,他昏过去了而已,我没捅要害!”

毕竟是杀人见血的事,阿霆的手背上也青筋毕露。


阿栋过去试了试火爆明的鼻息。

“没问题,还有气,死不了。咱们赶紧闪人吧!”

兄弟三人对视一眼,按安排好的接应路线撤退。


跑回车里,阿栋跳上驾驶席,三个人开足马力飙出去很远才停下了来。

车里很安静,只听见三个人的喘息声。

半晌,阿霆掏出电话,拨通了耀文哥的号码。


“大哥,都办妥了,没有纰漏。人留了活口,我们三个已经撤出来了。嗯,没受伤,你放心吧。好,那我们先回去,等你消息。你自己也当心点,我已经吩咐他们24小时跟着你了,有状况随时给我们打电话。”


收线后,三个人又坐了许久。

“先找个地方洗澡换衣服吧,这么回家,不吓死小栋子。”阿栋再次发动车子。

“去拳馆吧,我事先让人在那里留了衣服。”阿霆仰躺在后座,长出一口气。

阿祥笑着捶了他一拳:“你小子,什么事都算计得那么周到!”

阿霆也回了他一拳:“不算计难道让你光着回家啊。”

阿祥一挑眉:“怕你啊,我身材这么好,真光着走出去不知道吸引多少美眉啊!”

“是引得人家报警吧?”阿霆瞥了他一眼。

“臭小子,你欠揍是不是!”

阿祥照着阿霆的肚子就是一拳,阿霆也不甘示弱,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前座的阿栋从倒后镜里看着他们,时不时插两句话,引得两个人越发停不下手。


阿霆明白,阿祥是在转换气氛,所以极力配合着,阿栋也是如此。

兄弟多年,这就是他们的默契。

他们都相信,只要三个人在一起,就一定能拼出一片天。


到拳馆后,三个人认真地洗了很久,直到确定身上没有血腥味了,才关水擦干,出来换好衣服,每个人点上一支烟。

他们大口大口地吞吐,每人都抽了四五支才把心里的憋闷置换出去。


砍人的事他们干多了,但砍自己人,还是第一次。


阿霆把玩着打火机,又想起了那个雨夜。

经过这两次的事,阿霆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在古惑仔的世界里,谁够狠,谁就称霸。

不够狠,很简单,铲除他,告诉全世界你才是最狠的那个。


阿霆大学毕业的时候,耀文哥曾经问过他,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还告诉他,人在有选择的时候,要为自己选一条正确的路。

“回来跟你。”——那时候的阿霆没有犹豫,甚至不需要思考。

他觉得,那就是唯一的,正确的道路。


然而今天,阿霆产生了一丝动摇。

如果那时候他就认识了希宇,是否还会选择走这条路呢?


可是,这世上的事是没有回头路可走的。

上了这个战场,就要有豁出去的决心,不站到最高点,没资格全身而退。

畏首畏尾退缩不前不是他阿霆的性格,决定了要做,就一定做到最好。


但现在。

就在现在。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阿霆用脚把烟捻灭,起身,拿扫帚把几个人抽剩的烟头都扫起来。

“阿霆,你没事吧?”阿栋和阿祥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堂堂霆哥居然在做保洁小妹的工作?!


“干吗,没见过我扫地啊?希宇说了,垃圾要扔进垃圾桶里。”

阿霆白了他们一眼,笑笑:“你们还在这儿等放饭啊?走啦!”


现在,他要回去见他的希宇。

和希宇,一起回家。


回到阿栋家已经是后半夜了。

佣人们被阿怡吩咐过,在火上热着饭,等他们回来随时吃。

阿祥直接坐到桌边大口吃了起来,阿栋和阿霆直接上楼。


推开卧室门,两个刚才还在外面扮演修罗的男人看着眼前的温馨场面几乎感动落泪。

大床上,阿怡披着一件外衣,正在灯下读书,小栋子就睡在她身边,小脸红扑扑,手里还抓着希宇的一根手指。希宇蜷在另一边,穿着阿霆的衬衫,也已经进入了梦乡。

见阿栋回来,阿怡起身过来扑进他怀里。阿霆则走过去,伏在床边虔诚地吻了吻希宇的脸颊。


希宇似乎有所感应,缓缓睁开眼睛,看清眼前的阿霆后,露出了笑容。

“阿霆,欢迎,回家。”这一句是他晚上跟阿怡新学的。


阿霆也笑笑,亲亲希宇的嘴角:“希宇,我回来了。”


无论此方彼方。

不管今时来日。

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注二:纳头——指那些缴纳保护费接受社团保护人。我也不知道这些人应该叫什么,就编了这么个词。)


(未完待续)

==================================

这章主要是剧情部分,电影中很重要的一段。

看似希宇的戏份很少,其实他无处不在,他对阿霆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阿霆对人对事的许多态度的转变就源于希宇。因为有了在乎的人,因为想和希宇走下去,他才会去考虑更多更周全。

是希宇让阿霆成熟起来了。

下一章,保证补足小天使的戏份,么么~

评论(5)
热度(48)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