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霆宇】《LOVE U2》(第十二章)

12.


这个世界,什么都讲级别。自从阿霆他们扎职之后,接触到的老板都高了几级。

那一年,朗豪坊开幕,同时意味着,旧式黑社会时代,正式终结。代之而起的,是一个属于他们的新时代。


阿霆换了一套独栋的大房子,全面提高了安保级别,让希宇住得更舒服也更安心。

之前那套小公寓他们依然留着,偶尔阿霆会带希宇回去住住,回味一下他们初识时的甜蜜时光。


阿霆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大,已经隐隐有了与社团分庭抗礼的架势。但他们始终记着耀文哥当年的话,他们是打着公司旗号做事的,每笔帐都要清清楚楚交回来,就算跟大老板合作也不可以乱来。


中间Michelle回来过一次。

这次她回去LA,认识了一个年轻英俊才华横溢的华裔设计师,两个人一见钟情,迅速同居。结果那个男人的前女友阴差阳错地卷入了他们的生活,弄得他们不欢而散。她伤心回来香港,那个男人又追来复合,大演八点档。


阿霆跟那个叫陈均平的男人吃过一次饭,本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帮Michelle讨回场子,言谈间却发现对方是个很有见地的人,也真心爱Michelle,之前的分手完全是一场误会。

于是,自然地,很快他们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希宇也不用再被Michelle拉着吐苦水,瞪着大眼睛听得云里雾里。


走之前,陈均平邀请阿霆到美国发展,这让阿霆很动心。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考虑怎么才能跟希宇开始新生活。

在香港,无论做到多大,他都不可能真正离开这个圈子。兄弟、仇家、警察,有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在,他跟希宇不会有真正的太平日子。

唯一的出路,就是换个陌生的环境,从零开始。


现在阿霆需要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很快就出现了。


这天,久违的豪叔约了阿霆在游艇上见面,阿霆如期赴约。


“豪叔。”

一身西装的阿霆信步走上悬梯,从容地抬手打招呼。

豪叔夹着烟,面带笑容地看着他。如今的阿霆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在酒吧看场子的小马仔,举手投足颇有大将之风。


阿霆坐下来,照例,还是当着豪叔的面卸掉手机电池。

豪叔瞟了桌上的手机一眼:“果然够精明,怪不得我手下都对你赞不绝口。”

“他们过奖了。”阿霆一点头,“不知道今天豪叔找我来,有什么事?”

“呵呵,”豪叔弹了下烟灰,“你猜猜。”


阿霆摘掉墨镜,眯着眼,略一思索。

“豪叔找我,当然是谈生意。在香港最赚钱的,不外乎两样东西,股票和地产。股票呢,轮不到我们这些小人物玩;地产,跟我有关的……收地,还有收楼。”

“好!我没找错人!”豪叔满意地点点头,“我建议,由你出面开一间公司,资金方面我牵头,把账做漂亮。三年后,上市,企业化,两成的股份属于你。所以我要求我的拍档,要有绝对能力,控制各方面不同势力。”豪叔一摊手,“没什么,我们做生意的,但求顺顺利利,不要惹麻烦上门。”

阿霆深深一笑:“完全明白,放心吧豪叔。”


没想到,居然有这样正中下怀的事,真是天助我也。

阿霆跟豪叔寒暄着,一个大胆的腹案已经在心里慢慢成形。


谈完正事,豪叔留阿霆一起用餐,阿霆礼貌地拒绝了。

“不好意思豪叔,我今天带了家人一起出来,他还在车里等我。改日吧,我做东请你。”

豪叔顺着阿霆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岸边停着一辆黄色跑车,车里坐着一个男孩。


豪叔打量了一会儿:“你还跟这个男孩在一起,看来我当初的话,你没有听进去啊阿霆。”

阿霆双手插兜,遥遥望着希宇:“我知道豪叔是为我好,但是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阿霆。要说分手,也只有他甩我,没有我甩他。”


希宇一直看着这边,看到阿霆的身影,立刻扒在车窗上对阿霆笑。

阿霆对希宇招招手,希宇也招招手,笑容更大了一些。


“先走了豪叔。”阿霆一挥手,快步走下游艇,奔向希宇。

豪叔看着阿霆坐进车里,跟希宇交换了一个吻,笑得毫无城府,摇了摇头。


是人,都有弱点,有弱点,就好控制。

阿霆的弱点,太明显。


“希宇,你想不想去美国?”

今天天气很好,阿霆并不急着回家,而是带希宇在海边兜起了风。


“去美国?找姐姐,和阿平哥哥。”

希宇对陈均平印象深刻,因为他的外貌跟阿霆有八分相似,初见时希宇还以为他们是兄弟。不过,在希宇看来,还是阿霆好看一些。

“对,我们去找他们,然后留在那边生活,开个小店,我当老板,你当老板娘,好不好?”阿霆觉得有些好笑,八字还没有一撇,自己居然已经开始规新生活了。

和希宇在一起,他心里总是充满希望。


“阿霆去,希宇就去。”只要跟阿霆在一起,希宇去哪里都好。

阿霆空出一只手,跟希宇十指交握:“今天想不想画画啊,我带了你的画具。”

“嗯,希宇要画画。”


与其说带了,不如说阿霆车上常备着一套。

原来希宇自己在家,一直都只画阿霆,偶尔画画小茶杯。后来跟阿栋阿怡他们熟起来,也会画画他们。阿霆希望希宇能够多多接触外面的世界,所以经常带他出门,也带着他的画具,让他记录下他觉得美好的东西。

希宇对美有自己的领悟。他的世界是温暖纯净的,所以他看到的世界也是温暖纯净的。那些最普通的场景,在希宇笔下也能变得动人。


阿霆在新家里选了一间采光最好的屋子作为希宇的画室。

希宇的画册都是他自己在整理,哪本里画了什么,每本的顺序是什么,他都记得一清二楚。阿霆不懂艺术,只到画具店,买最好的画具回来给他。


希宇坐在码头边,腿上架着本子,专心地画着港口的风景。阿霆坐在希宇身后环着他,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时不时亲亲他的侧脸。


三年,这与阿霆的计划不谋而合。

本来阿霆的目标也是三年,不过,是另一件事。


阿公这个坐馆还有两个月任期就届满了。昨天,他把字头里的几个头面人物召集到一起,商量选下届坐馆的事。

Irene姐当场就提名了子健。阿霆没表态,但在座的大哥们心里都清楚,他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火爆明的派系早就视他们三兄弟为眼中钉,阿霆如果不当上坐馆,最后的下场肯定是被对方玩死。

这一次,他不但是骑虎难下,也是势在必得。

社团里没有其他有力的竞争人选,他唯一的对手,就是子健。


当然,要想成功当选,大哥的支持至关重要。

所以,阿霆在把希宇送回家之后,开车直奔了耀文哥的水果摊。


“大哥,我想找你帮忙,推荐我角逐‘坐馆’”阿霆开门见山。

耀文哥放下茶杯,看了他两眼:“‘坐馆’是三煞位,这你也争?”

阿霆早知道大哥不想让他趟这趟浑水,但他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


“明哥死了,Irene姐恨我入骨,这你是知道的。她现在推子健出来,一旦他上位,我们死路一条。”阿霆点着桌子,满脸严肃,“整个社团会分裂。”

耀文哥喝了口茶,依旧不表态,示意阿霆继续说下去。

“如果我做了‘坐馆’,社团会稳定。我可以把外面的生意跟社团接轨。”


“别说大道理,说你自己,你有什么打算?”这一次,耀文哥才正视阿霆。比起社团的发展,他更关心阿霆的未来。

阿霆一笑,自信满满:“做完这三年‘坐馆’,外面的生意就会上轨道,到时候公司上市,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做个生意人。”


看着阿霆眼底的光,耀文哥觉得很欣慰。

这个孩子在黑道摸爬滚打多年,见识过各种黑暗,心里却依然向往着“堂堂正正做人”。


耀文哥突然就回忆起了当年女人街那个为了保护母亲而被古惑仔打得满身是血的白衬衫少年。

原来,他心里的火种,从未熄灭过。


“哈,读过几年书,就是不一样啊!也好,你可以帮阿栋阿祥他们洗底,又能帮他们谋后路,这样不错啊。”耀文哥点点头。

“大哥,我也帮你想好了,到时候生意上市,你就别蹲水果摊了,来公司,做大班房,当董事。”阿霆冲耀文哥挤挤眼。

“哈哈哈,当大班房有什么好,我不知道多喜欢水果摊啊!”耀文哥拍拍阿霆的肩膀,“总之呢,以后有什么需要大哥帮忙,大哥一定支持你,要人,要钱,说一声就行。”


兄弟俩一碰杯,就此达成共识。


希宇今天玩得很开心。

他在海边画了两幅画,一幅是大海,一幅是阿霆。

画里的阿霆很认真地看着他,眼里带着笑意。

希宇摸摸阿霆的眼睛,抿着嘴,笑眯眯。


一阵马达的声音传进希宇的耳朵里,他知道,是阿霆回来了。

希宇放下画本,开门下楼,跑到大门口,阿霆正好泊完车进来,希宇顺势扑进他怀里。

“阿霆,欢迎回家。”

阿霆接住希宇,在对方嘟起的红嫩嘴唇上亲了一口:“饿了吧?我去做饭,今晚吃蛋包饭好不好?”

“嗯,好。”希宇伸手戳戳阿霆的酒窝。

时至今日这依然是希宇最喜欢的游戏。

阿霆作势要咬希宇的鼻子,希宇一捂脸,缩起来,阿霆抄起他的腿,一个新娘抱,把他抱进餐厅,放在餐桌上。


希宇经常坐在这里看阿霆做饭,然后把阿霆系着围裙的样子画下来。

今天阿霆却没有去拿厨具,而是面对着希宇,单膝跪了下来。


希宇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阿霆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蓝丝绒的盒子,他从盒子里拿出一枚戒指,举到希宇面前。


“希宇,其实那天你说要做我老婆之后,我就买了这个戒指,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给你。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让你过上稳定的生活。”阿霆顿了一下,他在等希宇理解他的话。


希宇愣愣地看着阿霆。

阿霆这样正经的态度让希宇有些不适应。他局促地动了动身体,左右看看。

他明白阿霆的意思,但他不知道阿霆为什么说这些。


“阿霆,要和希宇,分开?”

希宇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这是他最害怕的事。

只要不是这个,他就不怕。


“我让你这么没有安全感吗?”阿霆拉过希宇的手,苦笑了一下,“希宇,我跟你发誓,你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后,我不再沾社团的事,带你去美国。”


阿霆的表情很虔诚,仿佛他面前的不是希宇,而是满天神明。

或许在他眼里,满天神明也没有面前的男孩来得神圣,值得他膜拜。


希宇慢慢地伸出手,从阿霆手里接过那枚戒指,攥在手心里。

阿霆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就像一个等待判决的囚犯。


“希宇拿了,阿霆的,戒指,阿霆,要答应希宇,永远,不和希宇,分开。”


希宇对阿霆展开一个笑容。

阿霆也笑了起来,在希宇的手背上烙下一吻,打开他的左手,把那枚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阿霆答应希宇,永远不和希宇分开。”


“还有一个,希宇,你要给我戴上。”阿霆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枚同款戒指。

希宇很乖巧地捏着阿霆的手指,套上去,然后也把阿霆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


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仪式。

一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誓言。

他们都不知道永远有多远,但他们愿意用自己生命的每一秒钟去靠近那个极限。


希宇摸摸那枚戒指,很宝贝的样子,勾得本就心绪澎湃阿霆情动不已,直接把他压倒在了餐桌上。


最终,等他们吃上蛋包饭,已经是晚上十一点的事了。

希宇缩在沙发里,裹着浴袍,身上沐浴液的香气还没有散尽,枕着阿霆的腿昏昏欲睡。

志得意满身心舒畅的阿霆一勺勺喂着希宇。看着小家伙连眼都睁不开,只有腮帮子一鼓一鼓地咀嚼,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动画,没有之一。


大哥打来电话,他已经正式向阿公提名了阿霆,也相当于向Irene姐和子键下了战书。

明天开始,阿霆将动用一切手段去赢得这场你死我活的争斗。

今晚,是他最后的宁静之夜。


(未完待续)


==============================

说起来其实是我帮Michelle出头啦~看《前度》的时候很心疼阿诗,《扎职》里最后她也没能跟阿霆在一起,于是让阿平跑错片场弥补一下,真心希望这位阿霆和希宇的小红娘幸福啊~~


评论(17)
热度(39)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