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霆宇】《LOVE U2》(第十三章)

最近又忙起来了,更新速度会慢一些,见谅~~

=====================================

13.


“恒宇”的两个后生仔在争坐馆,这是目前整个香港的黑道都津津乐道的事。

为了这场“坐馆”之争,双方都动用了全部力量,几乎孤注一掷。明桩暗局,大小火并,每天都在上演。连警方反黑组都加强了戒备,生怕这些不要命的古惑仔翻起大浪。


Irene姐带着子健周旋在各位社团前辈和叔父中间,利用自己多年的关系网,大肆收买人心;阿霆更直接,砸钞票许以重利。跟生意人打了多年交道,他很明白什么才最有说服力的。


或许没有人注意过,阿霆大学学的是商科。对于分析竞争局面、推算敌我优劣这种事,他驾轻就熟。


子健的优势在于人脉广,拼劲足,办事江湖气重。由他接任,社团可以平稳过渡,组织结构、重要职位设置都会传承。加上有Irene姐坐镇,以字头目前的底子,想要做大不是难事。

但是,子健头脑简单,易冲动,又以一言堂形式驭下,跟他的兄弟,要想往上爬,就要拼命。


阿霆则不同。他看中头脑胜过拳头,主张变革,倡导社团企业化,让钱生钱,不再用兄弟们去肉搏。加上他黑白两道庞大的关系网,做起事来更加方便。

相对地,走新路有风险,能不能赚到钱谁也不敢打包票,社团会走向何方也是个未知数。


两派都尽可能地争取着每一个可拉拢的势力。

那些平日里的利益相关者,早早就选好了边。但没表态的,也不再少数。

这些人,才是双方拉锯的焦点。


“阿霆,我刚收到确认,天叔他们十几个叔父决定投票给你了。泉叔那边,虽然反对子健他们扫场,但也一直没给出明确的答复。”

阿栋收了线,走进来,坐到阿霆对面。

“靠,这帮老东西,收了我们那么多钱,居然还来这一套!”阿祥不屑地啐了一口。


“这不奇怪,那些大佬都是两边吃的。他们打算坐山观虎斗,看我跟子健谁能撑到最后,他们就挺谁。”阿霆不紧不慢地抽着烟,对这样的局面早有预料。

“妈的,你把所有的东西都押下去了,难道就这么白白打了水漂?”阿祥替阿霆不平。

阿霆笑笑:“钱只要花得有价值,就不亏。我本来也没指望花这点钱就买到票,能给出去的数目终究有限。我是要让他们看到,跟着我,能赚到更多钱。”

“要不要我帮你约泉叔出来吃个饭,你再跟他谈谈?”阿栋问。

“不用了,如果我估计得没错,Irene姐会先约他,看风声再说吧。”他把烟捻灭在烟灰缸里:“现在这样也好,大家旗鼓相当,谁也不能一口吞掉谁。真要是风头盖过他们太多,难保他们不会狗急跳墙。”


就子健本人而言,阿霆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如果子健是他的手下,也绝坐不到如今这个位子。让阿霆忌惮的,是他背后的Irene姐。


Irene姐想要他的命。

这个讯号在火爆明的葬礼上对方就毫不掩饰地传达给了他。

她这么长时间按兵不动,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机会。如今,于情于理她都不会再对阿霆留手,一举铲除他的可能性比慢慢PK掉他要大得多。


对此阿霆倍加小心。

他尽可能地减少了单独行动,出门谈生意或者会客,阿栋或阿祥都至少会有一个陪他。


今晚也是一样。

虽然已经重金酬谢过天叔他们,但阿霆还是礼数周全地单独请了他一场。

他做事懂规矩,傲而不狂,这也是一批叔父看重他的原因。


今天陪着阿霆的是阿栋。

送走天叔,他长出了一口气,给自己和阿霆分别点上一支烟。


“唉,跟这帮叔父说话,一直要毕恭毕敬的,真不适应,我跟我老爸都没这么客气过。”阿栋转转脖子,吐了口烟。

阿霆也颇有同感:“这不算什么,跟那些假洋鬼子老板吃饭才麻烦,他们自己都搞不清语法,还要假惺惺地讲英文,真是被他们搞死了。”


“大哥,你高材生就是不一样啦,像我,只会说‘Hello’,‘Bye-bye’和‘Fuck you’啊,哈哈哈!”身后的一个小弟搭腔。

另一个小弟扇了他一把:“你找死啊,居然拿自己跟老大比!你这样的,一辈子就给老大当小弟吧!”

一帮人都哄笑了起来。


“行了,你们都回去吧,今天不用送我们了。”阿霆一挥手,打发了这帮小弟。

看见他们,他就想起自己当年,也是这么跟着大哥,整天没心没肺。

那时候虽然没钱没地位,但是简单快乐。


阿栋看出阿霆有心事,一搭他肩膀:“别想啦,赶紧回家吧,希宇还等你呢。”

提到希宇,阿霆脸上的挂起了笑容。

是啊,那时候再好,也没有希宇。


两个人勾肩搭背往前走。

路口转角的位置有一面凸镜,阿霆无意中抬头往镜子里瞄了一眼,脚步一滞——


几个刀手竟然已经提着刀悄无声息地切到了他们侧近。


阿栋也看到了他们。他一回身踹翻靠得最近的一个,把阿霆挡在身后。


片刻的功夫,五六个刀手已经疯了一样地扑上来,举刀乱砍一气。

对方的目标很明显是阿霆,有四个人都朝他围了过去。

阿霆和阿栋赤手空拳,无法跟对方对抗,很快挂了彩。


他们知道,这样打下去一定会被对方堵死,必须要冲出去才有活路。

于是阿栋在一群刀手的包围圈中奋力撕开一个突破口,带着阿霆冲进了路边的暗巷。

那帮刀手穷追不舍,阿栋和阿霆且战且退,为了掩护阿霆,阿栋大腿上被对方结结实实插了一刀。


阿霆看得睚眦欲裂。

他使出全力架开了几个刀手,扶着阿栋一瘸一拐地往巷子深处逃去,还掀翻了一摞废弃物,稍微减缓了对方的追击速度。

然而在巷道尽头等待他们的,却是一面冰冷的墙壁。


他们逃进了死胡同。


“走!走这边!”

天无绝人之路,阿霆在巷道侧面发现了一扇废弃的铁栅栏门,他一把把阿栋推进去,自己也闪身进来,用门上的铁锁和锁链拴住入口,暂时隔出一片安全空间。


“妈的,让我去砍死那帮混蛋!”阿栋杀红了眼,一咬牙,抽出贯穿了大腿的刀,踉跄着还要上去拼命。

阿霆一把扯住他:“你别发疯,想想大嫂和小栋子!”

阿栋的拳头狠狠地捶在墙上,愤恨地咬着牙。


这时候刀手们已经追到门口,眼见进不来,却还是不罢休,伸着胳膊作势要捅他们。

阿霆舔了舔嘴唇,冷笑一声,抄起角落里的一根铁管,一下就砸断了其中一个的手腕。


“啊——”

那人惨叫一声,抱着胳膊蜷缩在地。

几个刀手都是一愣,没想到阿霆已经如此狼狈竟还做困兽之斗。


短暂的停滞过后,他们再次发起攻击,这次的目标是那扇本就不太牢固的铁门。

阿栋提着刀来到阿霆身边:“我拦住他们,你先走。有我在,谁也别想从这儿过去!”

“要走一起走!”阿霆抡着手里的铁管,“想杀我,要看他们够不够本事!”


眼看着铁门的螺栓已经被他们撞得松动掉灰,阿霆和阿栋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准备迎战。

这时候,巷口突然传来了喊声:“谁在那儿,把手举起来!”

其中一个刀手喊了一句:“操,警察来了,快跑!”

剩下的几个对视一眼,扔下刀,一窝蜂跑走了。


阿栋和阿霆依然蓄着力,直到刀手们的脚步声和巷口杂乱的追捕声都平息了,才相互倚靠着瘫倒在地。


医院里。

顶层的特护病房外围着几个表情狰狞的古惑仔,医生和护士都绕道而行。

病房内,阿栋的麻醉剂还没有散尽,依旧昏迷着,脸上是清醒时不会显露的,因疼痛而流露出的痛苦表情。

由于失血过多,阿栋几乎跟死神擦肩而过。而医生刚才很惋惜地表示,虽然尽了全力,但恐怕他的腿还是不能恢复如常了。


阿怡红着眼眶,安静地坐在阿栋病床边。

阿祥在楼道里不断接打着电话,安排人去搜那几个刀手的下落。


阿霆赤裸的上半身裹满了纱布,染血的裤子还没来得及换下。

他坐在走廊的长椅上,面无表情,眼中的神色几经变换,最后,都归为了深不见底的黑暗。


阿栋的腿伤成了扎进他心里的一根刺,随着每一次心脏的搏动给他带来尖锐的疼痛。

这些年在黑白两道来来去去,真正能让他放在心里的人就那么几个。

他争坐馆就是为了让这几个人能够踏实生活,如果把他们都牺牲了,抢到这个位子还有什么意义。


本来他跟子健虽然争得激烈,但双方各凭本事,输赢都无可非议。

而且毕竟是同字头的兄弟,阿霆原打算,即使上位也只压制他们就好,没想把他们逼上死路。

但现在,对方先越线对他下手,那他也不必念及情面了。


“大哥,今天麻烦你留下照顾阿栋,我先回去了,明天上午还约了人。”阿霆站起来,拿过一个小弟带来的衬衣换上,对赶来主持大局的耀文哥说。

耀文哥一皱眉:“有饭局?约了什么人啊,我去帮你推掉!你伤得也不轻,非要抢在这一天吗?”

“约了一帮律师,都是用得到的人。放心吧大哥,我没事。”阿霆扯了扯嘴角,笑意却没有传达进眼里。


耀文哥从没见过这样的阿霆,态度冷静,表情淡定,气场却是十足的危险。

拿钥匙的小弟先一步去开车,阿霆面无表情地往电梯走。


“阿霆。”耀文哥叫住他。

阿霆回头,看着他。

“阿霆,你记住,无论做什么事,都给自己留点余地。我年轻的时候就是因为做得太绝,结果害死了兄弟,我不想你日后也后悔。想想希宇,他不能没有你。”

阿霆垂下目光,手指在身侧不停地握紧又放松,最终,还是缓缓地松开了。


“现在是他们不给自己留余地。我不会让阿栋白挨这一刀。他们该庆幸今天阿栋保住了命,不然我会让他们死得更惨。我没那么傻,不会跟他们拼到鱼死网破。你说的没错,我还有希宇。”

“你明白就好。去吧,有什么事,大哥挺你。”

“谢谢大哥。”

这一次,阿霆终于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不为那句承若,这为这份关怀。


几个近身随车保护着阿霆。

阿霆的眉头拧着,有点嫌弃自己。

这个样子回去,一定会把希宇吓坏了。


当别墅二楼窗口的灯光阿霆映入阿霆眼里,他长出一口气,靠在椅背上,任伤口的疼痛像煮沸的水一样翻涌上来。


希宇睡觉的时候,总会留一盏灯。

而这盏灯,在这一瞬间给了阿霆方向。

他确定,他想要的,只是在回家时,能有希宇留一盏灯给他。


阿霆先到浴室简单擦洗了一下,换上一件宽松的长袖衬衫,遮盖住纱布,才轻手轻脚地推开卧室门。

睡在床头篮子里的小茶杯抬头看看阿霆,阿霆对他“嘘”了一下。

希宇侧身睡着,本就圆润的面部线条在暖光下更显柔和。阿霆不在身边,他的手习惯性地抓着阿霆的枕头。


阿霆掀开被子,坐到床上,抬手摸了摸希宇的脸。

希宇皱皱鼻子,扒拉一下,一把抓住了阿霆的手,捏了两下,迷迷糊糊睁开眼。


“阿霆?”希宇蹭蹭阿霆的手心,抬眼看他。

阿霆半靠在床头,柔声问他:“吵醒你了?”

“没有,希宇,看到阿霆,开心。”

希宇觉得有些奇怪,阿霆今天没有过来抱抱他,于是他爬起来,靠到阿霆怀里。


阿霆眉心一紧,希宇正好靠到他的伤口上。

希宇也察觉到不对,阿霆的胸口靠起来跟平时感觉不一样。

他坐直身体,伸手去解阿霆衬衫的扣子。

阿霆按住了他的手。

希宇撅着嘴,看着阿霆,不说话。

两个人僵持半晌,阿霆终于还是放开了手。


希宇解开扣子,看到了阿霆的绷带,有些伤口还渗着血。

“阿霆,受伤了!”

希宇一下子激动起来,跪坐在床上,脱下阿霆的衬衫,前前后后地看。

阿霆的身体上有很多疤痕,但那些都是旧伤。除了雨夜那一次,希宇再没见过阿霆浴血的样子。

作为霆哥,他已经不需要挥着刀去跟人拼命了。


“阿霆,流血了,很疼。”希宇轻轻碰着那些带血的纱布,眼泪一下子掉下泪。

阿霆赶紧把他搂紧怀里:“不让你看你偏要看,吓到了吧。没事没事,医生已经帮阿霆治好了,很快就不疼了。”

希宇眼睛贴着阿霆的肩窝,眼泪不断顺着阿霆的胸膛流下泪,几乎把他灼伤。


“坏人,欺负阿霆,希宇,帮阿霆。”突然,希宇抬起脸,抽抽鼻子,抓着阿霆的手,认真说。

阿霆的心一软。

他捧住希宇的脸,亲了亲他的眼睛。

“希宇,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每天开开心心就好。外面的事,阿霆都会搞定,没有坏人能欺负阿霆,也没有人能伤害你。”


“希宇,可以帮忙……”小家伙垂下眼睛,有些失落。每次都只能看着阿霆受伤,什么都做不了,这让希宇心里很难受。

阿霆抱着他,细心哄着:“你怎么没有帮忙,你每天都在帮我啊。不管我上班有多累多烦,回到家,只要看到你的笑脸,就会把所有的辛苦和不开心都忘光,第二天还能很精神地起床去工作,你说,你有没有帮到我啊?”

“真的?阿霆,不骗人?”希宇不太相信地问。

阿霆刮刮他的鼻子:“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哈,你这样怀疑我,又要‘惩罚’你。今天就先攒着,等我好了,咱们一起算。”

在一起时间久了,希宇自然知道阿霆说的“惩罚”是什么意思。

他红着脸,点点头,小声说:“希宇,等阿霆,好起来。”

阿霆抱着他接吻,似乎真的忘记了那些刀光剑影。


吻毕,阿霆躺好,让希宇靠着自己没受伤的一边肩膀。

“希宇,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也是坏人,你会怎么办?”

希宇摇摇头:“阿霆,是好人。希宇,喜欢阿霆。”

阿霆一笑:“如果,我不是你喜欢的那个阿霆呢?”

希宇有些迷惑,抿着嘴,想了想,摇摇头:“阿霆就是阿霆,希宇,只喜欢,一个阿霆。”

“就算我是坏人也喜欢?”

“嗯,喜欢,阿霆,对希宇好,不是坏人。”


阿霆不再说话,亲亲希宇的脑门,抱着他入睡。

“晚安,希宇。”

“晚安,阿霆。”


希宇,但愿我有生之年,每一天都能抱着你,跟你道晚安。

我会努力,成为值得你喜欢的人。

还有三年,等我。


(未完待续)


==========================================

三年之约什么的,最讨厌了……TTTTT_TTTTT


评论(32)
热度(48)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