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越苏】无题

灵感来源: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yc/2638674?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1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yc/265917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1

被这两首歌虐到了,我要报社(其实先报了自己…)

==========================

【越苏】无题

眉间一点朱砂的少年看看眼前孤立的墓碑,抬头问身边的女子:“晴雪,这是你的朋友吗?”
晴雪拉下风帽,摸摸少年的头顶,眼里流露出温柔的哀伤:“是我的一位故人。”
“能葬在昆仑之巅,应该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吧?”少年收回目光,低声念着墓碑上的题字:“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陵越。陵越,陵越……”
少年把这个名字在唇齿间缓缓摩挲过几遍,心口突然抽痛了一下。
“陵越曾经与他的师弟约定,若有一天他执掌门派,执剑长老之位,定为那人而留。那时他的师弟即将远行,去赴一场宿命之战,陵越便与他定下了三年之约,等他归来。”晴雪蹲下身,掏出手帕,拂拭起墓碑上的薄尘。
少年也赶紧过来帮忙,用自己的衣袖一点一点地划过那行苍劲的字。
“后来,他的师弟回来了吗?”不知为何,少年觉得这不是一个圆满的故事。
晴雪苦笑:“他终是没能回来。直到离开前的最后一刻,他乘着应龙,奔翔在九天之上,还心心念念着与陵越的约定,面朝着昆仑的方向,说着,‘师兄,对不起,屠苏做不成你的执剑长老了……’”
少年的动作一顿,停在“陵越”两个字上,静默了片刻,才继续擦拭。
“屠苏,这就是我名字的由来吗?你的另一位故人?”
“不,”晴雪搭上少年的肩膀,“这是我对你的期望。振袖抚苍云,仗剑出白雪,我希望你成长为一个心无怨怼,为守护重要之人执剑的人。”
少年屠苏跟晴雪对视片刻,郑重地点了点头。
“然后陵越当上了掌门,那谁当了执剑长老?”
“没有人。陵越一生都守着与屠苏的约定,虚位以待。直到第十三代掌门继位,才把他的弟子立为了执剑长老。因为这件事,他这个为天墉开创了数百年盛世之局的掌门也遭到了不少非议。”
“那些人又不知道他和师弟的约定,凭什么妄仪是非。言而有信才是男子汉立身之本。师弟身陨,没有人比他更难过,那些人不体谅他也就罢了,居然还以一己私心加以揣度。他身为掌门,为天墉做了他能做的一切,但在掌门之前,他首先是一个人啊,是人,就会有感情,人的感情是不能用对错得失来衡量的。”
少年屠苏突然很气愤,也很委屈。他仿佛看见了一个挺拔的身影,颦着眉,昂首站在大殿之上,面对责问指摘,沉默不语。只是想象着这样的情景都让他心痛不已。
晴雪惊讶的看着屠苏。这个孩子一直是淡淡的,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从没见他有过这么大的感情波动,没见他有过如此直白的表达。
果然,还是跟那时候一样,只要有人说陵越一个不字,他就算拼了性命也要站出来维护。
人啊,真是过了多久都不会变呢。
“陵越修为高深,若不是心中有执念放不下,本可以修成仙身的。最后,他满百岁仙逝,命弟子将他葬在了这里,继续守着那个约定。他离世前不久,我来见过他,他还笑说,死后也要站得高一些,若屠苏回来,他第一个就能看到,免得他和师尊都不在了,屠苏找不到家。”
少年屠苏眼眶一阵刺痛。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似乎就是那个屠苏,一个迷路了太久,终于找到家的孩子。
在他看来,陵越其人,能这般洒脱,淡看生死,却终是参不透这一份情意。可正是如此,这份执着才愈发珍贵。
晴雪说到这里,也是低头沉默了良久。
“晴雪,你别难过,我相信,他们一定在那个世界重逢了。你不是说两个人如果非常眷恋彼此,就可以打破天道的桎梏,再次相遇吗?他们这么在意对方,必然可以的。”
少年屠苏见晴雪沉浸在回忆里,首先收拾了心情,打起精神安慰她。
却没想到晴雪听了这句安慰,眼泪竟是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屠苏一下慌了神,笨拙地伸手去给晴雪擦脸:“晴雪,你别哭啊,没事的,他们会在一起的,不会再受苦,也不会再分开了,一定能的……”
晴雪摇摇头,抹掉眼泪,仰脸凝视着青色的天空,喃喃地说:“屠苏,你还小,你不明白,有时候,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但愿,你一辈子也不用去体会这句话。”
屠苏有些懵懂。天意,真的那么重要吗?我们全力以赴,还不够吗?
“好了,咱们该走了。来,把这个放过去。”
晴雪摘下背后斜背的剑囊,把一柄样式奇特古朴的红色宝剑交给屠苏。
屠苏接过剑,不解地问晴雪:“焚寂?你不是从不离身的吗?”
“这把剑本就不是我的,是屠苏的。屠苏走后,我大哥把它带回了幽都。现在,该时候物归原主了。我们还要赶路,不方便带着它上路,就把它留下陪伴陵越吧。”
屠苏不再说话,利落地拔剑出鞘,一提内劲,将焚寂深深斜插进了陵越的墓碑前,与另一把原本就插在碑前的青蓝色古剑形成了一个彼此回望的角度。
那一瞬间,屠苏眼前闪过一个画面——
面容略显稚嫩的紫衣青年腼腆地笑着,对并肩而立的俊美青年说:“师兄,若有朝一日,我能除去身上的煞气,你一定要带我一同下山。”
俊美青年点点头,许下诺言:“我就带你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屠苏有些恍惚。那一幕是那么真实,那么熟悉,他甚至能看清俊美青年眼底的宠溺,能描摹出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能体会到那份悸动的心情,能尝到心底涌起的甜意,能开口喊出那人的名字……
“陵越……”屠苏的手不自主地抚上了那柄青蓝色的古剑,“霄河……”
古剑锋锐的剑刃在他的掌心留下的一道伤痕,血顺着剑身留下来,感觉到痛意,屠苏才回过神。
“哎呀,怎么就伤到了呢,太不小心了!”晴雪也是吓了一跳,赶紧给屠苏包扎。
她没听错的话,屠苏刚才喊了“霄河”,那是陵越佩剑的名字,自己还未告诉过他……
“屠苏,你想起什么了?”晴雪看着他的眼睛,试图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嗯?没有,只是刚才走神了,不碍事。”屠苏活动活动手腕,又恢复了淡漠的神情。
晴雪有观察了一会儿,见屠苏确实没有异样,才松了口气,也不知是悲是喜。
“走吧,下山了,跟陵越前辈告别。”
晴雪对着陵越的墓碑微微躬身,屠苏也规规矩矩地二指抱拳行了执剑礼。
“翔三爷,走了。”屠苏对了天空喊了一声,片刻后,一直海东青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直扎下来落在屠苏肩头。
“你是不是又胖了?今天中午别吃五花肉了,不然都快飞不起来了。”
屠苏一边跟翔三爷聊天一边跟着晴雪向山下走去,很快消失在了昆仑晨色中。
他在身后,饮了他鲜血的霄河渐渐泛起青光,震颤,低鸣,环玉缚丝的剑穗摆动着,而焚寂也跟着躁动起来,红光流转,抖动轻唳。
许久,两柄剑都恢复了平静,那些许异象都湮灭在风中。

(完)

======================
连着古剧和游戏DLC拉拉杂杂写了一大堆也不知道都是啥,总之我就是不开心。。。

评论
热度(23)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