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全职】#心疼果果#《有生之年》

@深情的圆夏 咱俩昨晚的脑洞,写给我们爱的果果。

======================================

【原来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就花光了所有的运气】


——多年之后,陈果依然会想起那个雪夜,想起那个形容有些瑟索的男人,就那样波澜不惊地走进她的网吧,改变了她生命的轨迹。


“果果,刚才沐沐来电话,你在洗澡我就接了。她说她和老叶明天到,约咱们一块儿吃晚饭呢。”赵远一边发邮件,一边对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的的陈果说。

陈果抬头看看日历,心中了然。

苏沐橙退役结婚后,就和叶修一起回到了他的老家B市。不过每年清明节,他们还是会回来给苏沐秋扫墓。习惯上,他们都会早一天到,而明天,正是4月4号。

“你想请他们吃什么,我明天上午先订位子。”赵远拿过自己的手机,上了个提醒。

陈果一摆手:“不用那么麻烦,去兴欣对面那个馆子就挺好,要个包房,说话也方便。”

“也行。他们的飞机下午5点20到,我让司机接他们直接去饭馆,到了你们先点,我下班直接过去。”赵远点点头。只要是陈果的决定,他都不会反对。


第二天晨起,陈果早早地就来到了兴欣网吧。

这间网吧是她从父亲手里接过来的。当年千台电脑的规模如今看来已经有点落后了。虽然陈果不差钱,但她却从没想过改建扩张。

这里有她太多的回忆。


兴欣网络会所,一个听起来有些土气的名字,但H市的市民对这个招牌却并不陌生,因为这个城市的骄傲——在“荣耀”职业联赛豪取三冠的“兴欣”战队就是从这里起家的。

“荣耀”联赛第九赛季,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叶修在这里拉大旗组建了一只草根战队,一路过关斩将,击败了豪门嘉世蓝雨霸图轮回,直取第十赛季总冠军,在荣耀历史上书写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笔。

而陈果,正是兴欣战队的老板。


经过十年的经营,兴欣已经成为了一家成熟的职业俱乐部,有自己的训练基地,比赛场馆,技术团队,公会系统,医疗小组,以及无上的荣誉。而坐拥这一切的陈果,却依然如刚起家的时候一般,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是战队起步的地方。

这是大家一起奋斗过的地方。

这是她梦开始的地方。

当年一起开荒的伙伴们,大多已经退役了,但他们没有离开兴欣,离开荣耀,而是用其他方式继续诠释着他们对荣耀的热爱,对冠军的追求。

陈果作为他们一员,也一如既往地全力以赴。


网吧收银台背后有一面玻璃展柜,里面摆放着兴欣战队历代角色的手办形象。

在顶层最显然的位置,有一个穿着配搭另类的装备战袍,撑着伞,笑得悠然中带着狡黠的角色。

他在荣耀联赛的正式比赛中只出场过一个赛季,却成就了一段不可复制的神话。


散人君莫笑和他的银武神兵千机伞。


大神叶修英雄末路后东山再起的故事被无数人口耳相传,作为站在他身边经历了全过程的人,陈果看到的更多的是荣誉背后的辛酸和无奈。

她很心疼他。她迫切地想为他做点儿什么。什么都可以。

但她似乎总是做不到点儿上。


她跟他下副本,一直是是拖后腿的那个;

她帮他在论坛跟人争论,却被轰到回不了嘴;

她在训练室里装了大灯,却被他吐槽全关掉看屏幕才舒服;

她帮他分析对战录像,十次里有九次说不到点子上。


可她依然努力地贡献着自己每一份微薄的力量。

只要他需要。


陈果印象里的叶修是个很特别的人。

他三言两语就能气得自己跳脚,却又会在她睡着时为她盖好被子;

他的嘴炮连黄少天和张佳乐都甘拜下风,却会在她布置圣诞树时生硬地给一句夸赞;

他大大咧咧,外套能连穿一个月,却会细心地记得她随口说过的话,准备好自己和苏沐橙的签名作为圣诞礼物。

明明是个一眼看上去有些颓废的家伙,却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燃烧着的斗志。没有困境能拖住他的脚步,没有对手能击垮他决心,只要有他在,大家就无所畏惧。


回想起来,点点滴滴都那么生动,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


陈果没去定义过自己对叶修的感情。

她承认自己迟钝了一些,但也并不傻。她明白有些东西一旦说出口,不但得不到,连已经拥有的也会失去。

所以她严守着那道界限。

有幸遇到他,站在他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就是叶秋。”叶修说。


“是吗?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苏沐橙来着。”陈果说。


“我真是叶秋。”叶修哭。


“我真是苏沐橙。”陈果说。


陈果偶尔会想起这段对话,那是叶修刚来网吧的时候。

然后她会笑,笑自己的无聊和幼稚。


他是叶秋,真的是叶秋。

但她不是苏沐橙。

永远也成不了苏沐橙。


其实她不羡慕苏沐橙,她觉得做陈果挺好。

但只有苏沐橙可以和叶修在一起。

她不是苏沐橙。

她不能和叶修在一起。


而这绝不影响她祝福他们,真心实意地祝福他们。

这世上,有什么比有情人终成眷属更令人欢喜欣慰地呢。


叶修和苏沐橙是真正的患难夫妻。他们之间甚至不需要一些情侣间常见的表达,彼此就都很明了,自己是对方的归宿。

苏沐橙是那样完美的女孩子,美貌,智慧,仗义,深情,任是谁遇到这样的女孩,都没有不爱的道理。

陈果觉得,苏沐橙绝对是神级银装,自己,充其量也就是橙装,还不是满级的。

以至于老天把boss送到了她卧室隔壁的储物间,她也依然没能刷到。


但陈果从不后悔。

能陪叶修奋斗过一程,见证他重返巅峰,陈果此生已无憾。那两年的时间,所有的酸甜苦辣,都是陈果最宝贵的回忆。

再多,就是奢求了。

陈果从来不是个贪心的人。


她跟丈夫赵远是在一次H市政府举办的联谊上认识的。对方大她三岁,话不多,成熟稳重。

初识的时候陈果对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在了解到他的身家背景后暗暗咋舌了一下。

赵远也没有很热情地追求她。他不玩荣耀,对电竞完全不了解,认识陈果后,有兴欣主场比赛的时候,他有时间会买票去看,也仅此而已。

但是渐渐地,陈果注意到,每场比赛之后,他都会收到赵远的短信,胜利的时候是一句祝贺,失败的时候是一句安慰,从赛季初到季后赛,一场不落。

那年总决赛输给霸图,陈果心里很难受,可她不能表现出来,不能再让奋战了一个赛季却没迈过最后一道门槛的队友们反过来安慰她。

那一刻陈果想到了赵远。对方正在日本出差,没能在第一时间给他发来信息安慰。

可就在四个小时后,赵远出现在了兴欣网吧门口,安静地陪着她坐到天亮。


为什么急着赶回来?

知道你心里难受。

那干嘛不说话?

你说,我听着。


陈果心里暖暖的,憋了一晚上的眼泪终于流下来。

原来,自己也不必永远坚强勇敢,自己,也有可以休憩的港湾。

她从没有倚靠过叶修的肩膀,但此刻,赵远的陪伴让他无比安心。


结婚后,赵远以公司的名义向兴欣俱乐部投资了一大笔钱,连陈果都惊讶地问他:你不过了?!

赵远笑笑,说其实我早就想给兴欣投资了,但又怕你觉得我金钱攻势,现在好了,左手倒右手,都是一家人。

陈果有些不好意思。她性格独立,在兴欣起步那么困难的时候也没低头过,如果赵远真那么做,恐怕后果是会被陈果把支票摔回脸上,再附赠一句:你有钱了不起啊,老娘不稀罕!

不得不说,赵远很了解他。


日子就这么轰轰烈烈又平平淡淡地过着。

俱乐部的经营有专人打理,不太用陈果操心,她甚至时常能偷出些时间窝在网吧里打打荣耀,回忆一下当年第十区的风起云涌。

话说叶修可真是个事儿精,在第十区的时候把各大公会逼得挠墙,到了神之领域又把一众职业选手折腾得鸡飞狗跳。杀进职业联赛,一路爆冷一路刷纪录还拿了冠军,他是风头无两,别人可就欲哭无泪了。

他啊,总是让人移不开眼神呐。


陈果在公会里带着一帮新人刷了几个副本,再一抬眼,都六点半了。

她赶紧下线拔卡,从抽屉里拿出印有“兴欣”字样的账号卡盒,利落地扔进书包里,抓起手机,起身下楼。

网吧门口,一辆黑色轿车正好停下,车门一开,下来了一男一女。


“沐沐!”陈果眼前一亮,兴奋地喊道。

苏沐橙也看见了她,露出开心地笑容:“果果,好久不见。”

两个人亲热地抱在一起。

她们是真正的好战友,好朋友,好姐妹。

陈果和苏沐橙的友情里,从来都没有叶修的存在。


岁月没有在苏沐橙身上留下智慧和优雅以外的痕迹,当年的荣誉联盟第一美女风采如昔。

在她身后的那个人,一下车,先点上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才懒懒地抬手冲陈果打招呼:“哟,老板娘,胖了啊。”

“滚滚滚,会不会聊天啊!”陈果眉毛都立起来了。

叶修冲苏沐橙一耸肩:“这年头,老实人没活路,不说瞎话就要被人骂。”

陈果指着叶修的鼻子:“你要是老实人这世上就没老实人了!”


叶修原地转了转。

兴欣网吧的热闹十年如一日,而身背后重组的嘉世俱乐部,经过几年的打拼也在联盟中获得了一个稳定的席位。

两个他曾经战斗和生活过的地方,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也都是回忆了。


陈果看着叶修的表情,心里有些怅然,想赶紧岔开话题,谁想到叶修却先一步说:“老赵还没下班呢吧?不如咱们先去下个副本,我带着账号卡呢。”

“你少来,你想拆了我的网吧啊!”陈果的一点点小忧郁瞬间跑得无隐无踪。

叶修不以为意:“我低调一点,没事。”

“你的大海报在墙上贴着呢,你当别人都瞎啊!再说,不认识你这祸害也认识沐沐啊!”陈果真想敲开叶修的脑袋看看他是装糊涂还是装糊涂。


三个人一路聊着往小饭馆走去。吃了许多年,早就熟门熟路了,饭馆老板也留了他们最常去的那个包厢给他们。

陈果很有主人翁风范地代表大家点了菜,每个人的口味她都是熟悉的,谁爱吃什么菜,有什么忌口,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还是没点酒。她知道叶修和苏沐橙虽然退役多年,却依然保持着当职业选手时良好的生活习惯。

也许某一天,他们还会再杀回来?

陈果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回过神,就看见叶修凑在苏沐橙耳边,小声嘀咕:“你看老板娘,怎么自己笑上了,不会是受刺激了吧?”

那样子,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陈果那个气啊,心说自己真是猪油蒙心才觉得叶修完美呢,明明就是个没节操的大叔。


没一会儿菜就上来了,赵远也到了,都是熟人,也不用寒暄,直接坐下开饭。

一开始是陈果和苏沐橙聊八卦聊电视剧聊衣服鞋子包,赵远和叶修说起了俱乐部经营,说着说着,就变成了三位荣耀元老的忆苦思甜,


赵远插不上嘴,在旁边微笑听着。

那时候的事,陈果是无论回忆多少遍都不会腻的。只是每一次想来,都有不同的感受。

初时陈果觉得自己会守着这些回忆过一辈子,后来遇到赵远,她发现感情也是不容禁锢的,于是不再纠结,欣然接受了新的恋爱。


无论如何都要一路向前,不正是叶修留给她的精神财富吗?


而她能回报给叶修的,就是一个继承了他的意志的,永不言败的兴欣战队。         


“对了,这个给你,”陈果从包里掏出账号卡盒,随意地扔给了叶修。

“怎么着,还想让我开小号帮工会刷副本纪录啊?”叶修笑着打开卡盒,愣住了。

坐在他身边的苏沐橙也愣住了。


盒里安静地躺着一张荣耀首版账号卡,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年的时间了。

插卡口有些划痕,证明卡片被频繁地使用过。

叶修拿出卡片,在手里摩挲着,熟悉的感觉让他一向稳健的手竟有了一丝颤抖。


斗神一叶之秋,荣耀中战斗法师的神级账号。


一切故事都是从叶秋失去这张账号卡开始的,十年之后,它又回到了叶修手里。


良久,叶修一笑,又把卡放回了盒子里。

“卡是俱乐部买断的,那就该给能用得上它的人。”

“不是俱乐部买的,是我个人买的,所以没有什么扯皮的事。一叶之秋,银武却邪,还有全套的装备,都在这儿了。这卡原本就是你的,想怎么用,你自己决定。”

陈果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像个老板。


她曾经对自己发誓,不论要等多久,要付出多大代价,总有一天,她都要买下一叶之秋,绝不要让叶修再去对战他自己的角色。

现在,她终于做到了。

(注,其实联盟的转回窗口开放是在每年的一月和七月,这里为了剧情需要,略作改动)

如果说她还能为叶修做点儿什么,大概也就是这件事了。

过了那么久,可能连叶修自己都释然了,但她依然没有放弃。把一叶之秋还给叶修,陈果才能彻底了却心底的执念。


“谢谢你,老板娘。”

陈果印象里,这大概是叶修第一次郑重其事地跟她道谢。


一叶之秋值多少钱,叶修心里是有数的。陈果这些年虽然赚了不少,但以她的个性,肯定不会用赵远的钱来做这样任性的事,所以,这笔交易花去的,可能就是她全部的积蓄了。

更难得的是这份心意。

这些年,无论他做什么决定,陈果都义无反顾地支持着他。如果不是遇到陈果,他的复出之路会走得更加艰难。

叶修很庆幸离开嘉世那天下着大雪,不然他可能不会注意到这个一条马路之隔的网吧,不会遇到这个大方热情爱憎分明的老板,也不会以这里为根基走上夺冠之路。

遇到苏沐橙兄妹,是生活对他的馈赠,而遇到陈果,则是命运对他的眷顾。


“行啦行啦,一个大老爷们儿,磨磨唧唧的!”陈果豪气地一拍叶修的肩膀。

再让他说下去,她怕自己哭出来。

叶修也没有再啰嗦,没提把钱还给陈果,真说出口,老板娘是要翻脸的。


“老赵,我真同情你,娶了这么个会花钱的老婆,压力山大呀。”叶修转而跟赵远调侃。

赵远笑笑:“只要果果开心就好。”

陈果冲叶修做了个鬼脸,对苏沐橙比了个“V”,苏沐橙对她挑起大拇指。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饭后,叶秋和苏沐橙回酒店,四个人约好第二天一起去扫墓。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景,陈果长出了一口气。压在自己心头的这块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

从明天开始,她会更专心地去过属于她和赵远的日子。


“每年到清明都还要冷两天,你别着凉。”赵远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陈果肩头。

陈果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赵远有些莫名。

“走吧,咱们回家。”陈果拉起赵远的手。

赵远点头:“嗯,回家。”


陈果还是那个陈果,每天咋咋呼呼忙忙碌碌。

但她的心,变得更加温柔而强大了。

她告别了一个人,又接受了一个人。

生活从此完整。


——很多很多年之后,小孙女趴在陈果的膝头,俏皮地说:“奶奶,给我讲讲你初恋的故事吧。”

陈果望着远处的蓝天,语气平和而欣然。


【我喜欢过的他呀,是个大英雄】


(完)


=================================

到底还是没写得很悲情,我希望果果过幸福的日子~


评论(5)
热度(17)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