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全职】【双花】《荼蘼未了》


【张佳乐的记忆一下子回到数年前的那个夏天,好像也是这样一场混战,最终只有两个人活到了最后。那个肩扛重剑的少年,就那样开着暴走状态冲到了他的面前。已经完全没有精神再战下去的张佳乐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却听到那人来了一句:“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这个世上张佳乐只有一个,孙哲平也只有一个,所以繁花血景,也只有一个。】-《全职高手》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发现孙哲平正赤裸着上身靠在床头抽烟,紧实的肌肉和流畅的线条让他看起来像个特种兵,而不是退役的电竞选手。
张佳乐眯眼看了一会儿,凑过去,头枕到孙哲平的大腿上,鼻尖似乎还碰到了他的下体。
孙哲平垂眸看着张佳乐猫一样的起腻,低笑两声,吐出一口白雾,拢了拢他颊侧散落的碎发,把烟递到他嘴边。
张佳乐就着孙哲平的手狠狠地吸了一口,随即咳嗽几声,皱眉:“妈的,嘴里都是你的腥味,多好的烟都浪费了。”
他的声音略有些嘶哑,不复往日的清亮,就像是在水晶酒杯上涂了一层蜜糖,朦胧而甜美。
孙哲平嗤笑,把烟叼回嘴里,探身去拧张佳乐胸口的突起:“你不说自己浪得没边,也就是我,换个人早被你榨干了。”
张佳乐撑起身体,被单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下来,露出白瓷一样的皮肤上斑驳的爱痕。他靠近孙哲平,仰起头,轻轻啃咬他冒着胡茬的下巴,眼神荡漾而挑衅,出口的话像咒语一般
充满蛊惑。
“怎么,不行了?”
孙哲平扫了张佳乐一眼,唇边溢出危险的笑意。未燃尽的烟被他准确地掐灭在床头的烟缸里,他揽过张佳乐的腰,翻身把他压在身下,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深吻。
张佳乐的胳膊搂上孙哲平的脖子,双腿环住他精壮的腰,有意去摩擦孙哲平的下体,那个分量十足的东西。可当孙哲平真的做势要进入他,又被他躲开了。
孙哲平挑眉看着他。
张佳乐讨饶地蹭蹭孙哲平的颈窝:“不来了,腰疼,我真比不了你,牲口似的。”
孙哲平笑骂了一句“切,公子哥儿!”,也没再继续,侧身躺平,张佳乐很自觉地在他胸口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好,任后者把他圈进怀里。
两个人都不再出声。
孙哲平知道张佳乐没睡着。这么多年了,他对张佳乐的呼吸频率了如指掌。
他也知道,张佳乐想说点什么,他在等张佳乐开口。
距离荣耀第十一赛季总决赛第五场结束已经过去了超过48个小时,此刻,这位霸图的主力选手才开始平复自己的心情。
前天的一切现在想起来都很模糊。张佳乐只记得他从选手通道走出来,看到孙哲平叼着烟靠在墙边等他。那样子,用老韩的话说,一如既往地嚣张。
他走过去,跟孙哲平对视半晌,却终究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孙哲平拉起他的手,冲老韩和张新杰打了个招呼,就那么带着他离开了。
然后,他们回到家里,开始疯狂地做爱。
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不知魇足地要了一遍又一遍,似乎身体里有某种饕餮的空虚亟待填满。人在情绪激烈释放的时候总是不那么理智的,有时连记忆都会格盘。
但还是有一件事,即便被人洗脑过,也绝对会变成信息素复刻进他的每一个细胞里。
“哲平。”
“嗯。”
“我拿冠军了。”
“嗯。”
“这次不是第二。”
“嗯。”
“奖杯上虽然只有我的名字,但你知道的,你也在那儿,跟我的名字在一起。”
“嗯。”
“这是我为我们两个人赢回来的冠军。”
“嗯。”
张佳乐抬起头,不满地瞪孙哲平:“你除了‘嗯’还会不会说别的?”
孙哲平捧着他的脸,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吻上他的眼睛,表情虔诚:“这些年留你一个人打拼,辛苦了。无论得第几,你都是最棒的。”
张佳乐的大眼睛里瞬间蓄满水汽。
他把头埋回孙哲平胸口,声音闷闷地说:“妈蛋,你还是闭嘴吧。”
孙哲平感受到胸口的湿意,推了推张佳乐的肩膀。
“你说你,还哭,大姑娘似的,难怪叶修老爱逗你。”
“呸,提那货干嘛!我真替苏沐橙惋惜,她跟了叶修,就像是一把顶尖的80级银武落在了哥布林手里!”只要提到叶修,张佳乐就没好气。
“哈哈哈,太形象了!”孙哲平大笑着换了个姿势,把一只手枕到脑后。张佳乐听着他胸腔里浑厚的颤音,有种安心的感觉。
“诶,咱俩去旅个游吧,上哪都行,出去走走。”张佳乐划拉着孙哲平的胸口。
“哎,我带你游泳去吧,反正Q市这儿出了门就是海。”
“滚滚滚!你有意思吗,糙人一个,一点儿不浪漫!”张佳乐拍了他一巴掌。
孙哲平也不生气,抓住张佳乐的手,把玩他好看的手指。
“你别瞎折腾了,好好歇几天吧,过俩礼拜国家队又该集训了。”
玩着玩着,两个人变成了十指交握的姿势,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手上缠的绷带,心里一阵难过。
本来,这个人该跟自己一起登上荣耀之巅的,怎奈天意不成全。
“义斩那几个新人怎么样?”张佳乐换了个话题。
人,总还是要向前看的。当不了冠军,当个冠军教头,也不错。
“缺练。”孙哲平言简意赅。
“等我退下来,去帮你练他们吧。有两个全明星级的陪练,不怕他们赢不过嘉世那帮小鬼。”
因为孙哲平的原因,张佳乐会关注义斩。常规赛他们输给嘉世的那场,令他印象深刻。
“邱非那孩子不简单,再过两年,又是个小叶修。”于孙哲平来说,这已经是他能给出的极高的评价了。
张佳乐撇撇嘴:“被叶修那老流氓开蒙居然还能成长的这么正直,这孩子家祖坟一定风水很好。”
逢叶修必嘲讽几乎已经成了张佳乐的条件反射。
“等这拨孩子长起来,咱们就真老了。”孙哲平盯着天花板感叹。
张佳乐不爱听:“谁老了谁老了,你没看魏琛还蹦跶呢。我可是联盟大神,你别贬我身价。”
“身价,你在乎过吗?要跟你说有机会冲冠,倒贴钱你都干吧。”孙哲平被张佳乐的头发摩得痒痒,索性把他拉上来跟自己并排躺着。
“嘿嘿,你还真提醒我了,等大家都退役了,我就忽悠老韩再组一个队,咱们杀回去,让那帮愣头小子长长见识。”张佳乐坏笑两声,突然变脸,认真地说,“不带叶修和黄少天,烦死!还有方锐也不要!”
孙哲平摇摇头。他明白张佳乐也就是玩笑而已。都是职业选手,状态能到哪一步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清楚了。
但是人会老,心却不会老,对荣耀的热情,对冠军的渴望,不会老。
就如同他来带新人,魏琛去混工会是一个道理,只要脑子还能转,手还能动,就永远不会放弃。
这份坚持本身,就是他们的荣耀啊。
“其实那天我仔细想了想,以我们现在的状态和经验,繁花血景还能演化出新打法。”孙哲平看着天花板自信地说。
张佳乐一听,骨碌一下坐起来,随即咧嘴。
“靠,我的腰…”
孙哲平吓一跳:“你干嘛?”
“我去拿账号卡。我练了个小号,快满级了,咱俩可以先试试。”张佳乐裹着被单下地翻抽屉。
孙哲平无奈:“还旅游呢,旅个毛!就你这样的,到了美国也是泡网吧!”
“别废话,快快快,我去洗澡,你去开机,再给我拿俩靠垫来。”
话音落下人已经进了浴室。
孙哲平起身,套上睡袍,拉开窗帘。
窗外的天光渐渐亮起来,这个城市开始转醒,又是新的一天。
虽说人无再少年,但孙哲平相信,花,终有重开之日。

(完)

评论(5)
热度(21)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