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幻想荣耀战记》喻文州片段

* 架空背景
* 有些OOC
* 其实是想写长篇但还没构思好又手痒难耐于是拿我最心爱的大喻喻来试水
* 基本设定为:人物和角色是一体的,可以相互转换,类似于,角色是人物的异能体吧
* 题目什么的也许还会改
* CP嘛,基本就那几对吧

===========================

《幻想荣耀战记》喻文州片段

李穆觉得自己今天运气不错。他在酒吧尝试着搭讪了一位看起来甜美可人的栗发女孩,请对方喝了杯酒,两个人很快熟识起来。女孩很健谈,也很开放,在李穆提出约她去酒店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这让李穆很高兴。要知道,对于一个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年轻单身白领来说,偶尔的一夜情就是他对自己全部的放纵了。而最近社会治安不是很好,女孩子们全都提搞了警惕,愿意跟陌生人出去过夜的相比起以前可是少了许多。
李穆的车停在酒吧后面的深巷里,这里并不是停车位,但也没有摄像头,不用担心被贴罚单。在把女孩安置进副驾的时候,对方还缠着他热吻了一番。浓郁的女性气息混着香水和脂粉的气味刺激着李穆的鼻腔,让他全身的细胞都开始兴奋起来,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享受这个美妙的夜晚。
“李穆?”
李穆打开车门,正要坐进驾驶席,角落里突然传来一声轻呼。声音不高,却准确地传到了李穆耳朵里。
“谁?”李穆迷起眼,看着那个被路灯遗忘的黑暗转角。车里的女孩子有些不安,睁大眼睛看着李穆。李穆示意她不用害怕,“把车门上锁,发生什么也别出来。”,说完,李穆探身拿起藏在座椅下面的安全锤,关好车门,向车后走去。女孩赶紧按下了车门锁,来回寻摸着也想找点东西来防身。她打开方向盘右手边的储物盒,里面零星地放着一些钱和票据,她翻找了两下,没找到可用的东西,却不小心碰掉了几枚硬币。她吐吐舌头,赶紧弯腰把它们捡起来。其中一个滚到了脚垫下面,她有些费力地在相对狭小的空间里蹲下身,掀开脚垫,拾起它,却发现那并不是硬币,而是一枚戒指。女孩子总是对这种象征誓约的东西有着天生的敏感,她借着车里的灯光仔细看,发现这枚戒指是大品牌的真品,内侧还刻着“D.A."两个字母,应该是人名缩写。女孩撇撇嘴,有些不屑地把它扔回储物盒。显然,这是李穆与前女友之间的纪念品。即使是一夜情,她也不希望在这个男人属于自己的时间里见到其他女人的影子。
李穆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他把锤子抄在手里,希望籍此来给对方一些威慑。因为无论那人是谁,能叫出他的名字,显然都是有备而来。他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上班,虽然平时一直很本分,但因为职业的原因,有时候难免会招惹上一些意想不到的人。
“谁在那?出来,别鬼鬼祟祟的!”李穆故作凶狠地喊了一句。
“呵,这样毫无耐心可不像你一贯的作风。”
随着充满磁性的男声一起传来的还有一阵规律的脚步声,缓慢,但沉稳。然后,一双皮鞋连同半条西裤出现在了李穆的视线里。李穆凭着卓绝的眼力判断出,这双皮鞋是纯手工打造的,价值不菲,而西裤,虽然昏黄的灯光只照到了它膝盖以下的部分,但从面料还是很容易看出,它同样是高端货色。
这样的搭配,应该出现在金融街最高档的写字楼里,或者社交宴会柔软的红毯上,总之,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跟泛着异味的街道和坑哇不平路面扯上任何关系。
不过李穆心里踏实了一些。穿得起这身行头的人,不是一般的混混或莽汉,不会露出覆满纹身的健壮手臂扑上来就跟他撕打。既然是精英人士,那么必然是来谈条件的。有条件,就好办。比嘴皮子,李穆自信不会输给对方。
那人的脚步并没有停顿,他的轮廓一点点浮现在李穆视线里,由黑暗推向光明。半长的薄呢外套,西装,领带,无一不透出华贵之感,却并不张扬,彼此融合得恰到好处。若不是在此处,李穆真要为这人的品味叫好了。但这也并不能让他忘记危险,虽然他有些期待一睹来者真容。
但当那张英俊端正,微笑得宜的脸完全出现在李穆面前,他的心却不由自主地抽了起来。
“毕竟,你抓到每一个猎物,都会折磨三天才会让她们死去,不是吗?”因为,来人如是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穆摇摇头,“朋友,我想你这么晚来这里找我,不会是想讲这样的无稽之谈来吓唬我吧?有什么条件,你不如直接摆出来,不要耽误彼此的时间。”
来人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皮质笔记本。在这个掌上电脑泛滥的时代,会使用这样原始的记事工具的人已经不多了。
“李晓媛,女,21岁,1月6日在超市购物后失踪,三天后被发现抛尸于永安桥下,身上有多处伤痕;苗乔乔,女,19岁,3月5日从图书馆回学校时失踪,之后浮尸于东坝河里,面容被毁,不容辨认;4月30日,24岁的陈洁被人发现死在自己家中,背部被人剥皮……类似的事件还有7起,受害者均为18-25岁的女性,栗棕色头发,死前被性侵,死后被吸血。凶手犯案手法高明,没留下任何线索。哦,最近一起的案件的受害人叫戴安,我说的对吗?“
来人照着他手中的的笔记本,条理清晰地念着,抑扬顿挫的语调像是在诵读诗章,而不是叙述令人胆寒的凶杀案。而李穆的瞳孔却随着对方的话语不断收紧。
”你想说什么?想说这些都是我干的?呵,我看你有必要去看看精神医生了,先生。“李穆嗤笑出声,满脸不屑。
来人并不恼,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他合上笔记本,双手背到身后,在李穆面前来回踱了两步,任造价不菲的皮鞋踩着地上漂着油的积水,溅起微小的水花。
”凶手有个习惯,会从上一个受害人的身上取一件饰品,放到下一个受害人的尸体上,鉴于戴安死后还没有出现下一个受害者,那枚从她左手无名指上消失的婚戒应该还是凶手手里。而我不希望几天后从坐在车里的那位年轻的小姐身上发现它。“来人驻足,侧身给了李穆一个遗憾的表情。
李穆此时也收起了笑脸,看对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戾。
”也许你能找到,但你能保证,自己有命把它交给警察吗?“李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他的舌头并没有在舔过嘴唇后收回去,而是越伸越长,顶端如蜥蜴一般分开成两股,舌身上长满倒刺。
”谁说,我要把它交给警察呢?“来人的外套下摆此时无风自动,微微飘扬起来,以他为中心,一个螺旋式的气旋自地面慢慢升起。
“怎么,你想替她们主持公道?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李穆丢掉安全锤,双臂同时血管暴涨起来,双手变成利爪,瞳色转为血红,嘴巴裂开到耳根处,尾椎骨延伸为一条长着角质鳞片的长尾。
来人抚了抚额头,状甚无奈地叹了口气:“张新杰为什么总是分配这样的任务给我,张佳乐不愿意看丑陋的东西,难道我就愿意吗?”
他放下手,李穆看到一颗冰蓝色的六芒星在他的额头若隐若现,而他的手中,也凭空多了一支法杖。
“灭、灭神的诅咒?!你、你是……”李穆,不,此时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李穆的形态,而是一只化为原形的恶兽。
”没想到,你还有些见识。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也该知道,我的信条只有一个——”来人挥动手中的法杖,踏出的步伐宛若死神的召唤。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李穆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自己的躯体被一片蓝光包围,慢慢消失,化为灰烬。
睡在车里的女孩子完全不知道在她身后不足十米处,一场审判刚刚结束。她的意识早在来人踏出巷口的一刻就被封印了,直至此时,才被解开。
来人的法杖又凭空消失了,额头上的六芒星也隐去了光芒。他从女孩手里拿出那枚戒指,放进西装口袋,顺便掏出一支领带夹,夹在深海色暗纹的领带上。
”编号381,姓名李穆,类蜥型异种,杀害人类女性10名,于2024年11月15日凌晨2时30分确认终结。任务发起人:张新杰。任务执行人:喻文州。以上。”
在笔记本上记录下这些信息,喻文州迈着稳健的步子走上马路。那枚金色的领带夹被灯光照着,泛起耀眼的光。这是一枚造型独特的饰物,由层叠的齿轮,双刀,链锁,以及展开的金属双翼组成。而在整个图案正中间,是一个抢眼的英文单词:GLORY。

(完)

评论
热度(11)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