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全职】《幻想荣耀战记》

终于下定决心码这篇了。也没什么大志向,只想在自己的热情冷却前为深爱的全职写点什么。

我是个鸡血型的选手,自己也不确定挖了这么大的坑是能填到哪一步。这么说有点不负责任,但是真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哦,这篇我写了设定和提纲,以此督促自己,但愿有效。


==========此生无悔入荣耀==========


说说设定。

背景架空,时间为未来世界。

基本设定是选手们都是异能人,异能状态就是自己的角色,或者说,拥有角色的能力。而他们的敌人,是拥有人类形态的异种中的坏分子。

关于CP。都是标配,伞修,喻黄,双花,韩张,周江之类的,会有BG,介意的请绕道。

基本就是这样吧。感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我的前一篇试水段子,写老喻的。


祝大家看得开心。


=========================


>>01

不喝酒的调酒师


喻文州走进兴欣酒吧的时候,所有的酒客都多看了他一眼。兴欣,这种听名字就很不上档次的酒吧,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跟他这种人联系在一起的。

喻文州却不以为意,依旧挂着优雅的笑容,匀速穿行在酒客们中间。有两个好事的家伙假装醉酒,东倒西歪地靠上来,想把杯里喝剩的啤酒泼在喻文州那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西装上,但不知怎么地,竟被对方躲过了。两个人骚骚头,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困惑:这人明明没有改变方向,也没有提减速度,是怎么躲过他们屡试不爽的夹击的呢?

好吧,也许是他们真的喝醉了。如果不是,那这个精英男就是个难对付的家伙。

喻文州自然没听到对方的腹诽,即使听到了,也不会在意。他走到吧台前,在中间偏左的空位上坐下来,对酒保微微点头致意。

“喝什么?”陈果并不为他英俊的外表所迷惑,直截了当地问。这样装腔作势的家伙她见过太多了,十个里有七个是阳痿,还有两个是变态。她可不期望来人是那真材实料的十分之一。

虽然,他看起来很像。

“请帮我调一杯龙抬头,谢谢。”喻文州放松身体,把手肘撑在吧台上。

陈果皱了皱眉,随即对喻文州抱歉地一笑:“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这种酒。”

“哦,是吗,真可惜,”喻文州嘴上这么说着,表情中完全却看不出可惜的意思,“那请帮我换一杯螺旋盘丝阵吧。”

陈果刚刚挤出的笑容立刻板了回去,她双手插腰,冷哼一声:“我说,你来砸场子的是不是?”

“谁?谁敢来砸场子?先吃我一板砖!”没等喻文州分辨,吧台内侧通往操作间的门里跳出一个长发男孩,左手托着一盘炒面,右手拎着一块儿板砖,四下搜索,很快把目标锁定在了喻文州身上。

“就是你?呵,小白脸,来这儿闹事,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哎,你什么星座的?”

喻文州被对方没头没脑的问题问得一愣,看对方是真的等着他回答,忍不住笑出声。

“天,老叶的生活也太多姿多彩了。”他自言自语到。

“老叶?你认识我老大?老板娘,他不是来砸场子的,是来找老大的!”长发男孩转头对陈果说。

“包子你…”陈果扶着额头,一阵无语。

包子不管陈果有多郁闷,放下炒面,自来熟地拍拍喻文州的肩膀:“你也是叶老大的小弟吧?放心,我不会欺负你是新来的,以后好好干,包子哥罩你!”

“呵呵,我也是叶秋的小弟没错,不过我比你入门早,你还该叫我一声前辈呢。”喻文州也拍拍包子扶着他肩膀的手。

“不会吧?!”包子夸张地叫到,“你这么软塌塌的怎么可能是前辈?!你跟老大几年了?”

喻文州想了想:“有四年了。”

“哇,那真的好早啊,我才跟了老大半年!”包子惊叹,“那你怎么还这么软塌塌的呢?你到底什么星座啊?”

这次喻文州没有再被问住,而是顺着包子的话反问:“我看你性格这么跳脱,一定是双子座吧?”

包子摇头:“小爷2月11号生人,正经的水瓶座。”

喻文州单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水瓶座会取包子这样的名字,还真少见。”

“我说你这人怎么脑子不会拐弯呢?包子是我的外号,熟人都这么叫我。我本名叫包荣兴…”

“行了包子,打住吧,再跟他聊不出十句,你祖宗八代都被他套出来了。”

包子的话被操作间里传来的一个声音打断了。

包子听完那人的话,一脸戒备地看着喻文州:“你在套我话?靠,你这个阴险的坏人,我鄙视你!”说着,还冲喻文州比出了中指。

“行了包子,赶紧去送餐吧,客人都等急了。14号桌,别弄错了。”陈果看对话越来越脱轨,不得不出声阻止。

“好嘞!”包子托起炒面,似乎一秒钟就忘了要鄙视喻文州的事,乐淘淘地上菜去了。

陈果盯着喻文州,后者对她一笑:“陈老板,我想他是不打算出来了,不知道是否方便让我去后面见见他?”

陈果依然对喻文州保持着不信任的态度。从刚才叶秋跟他的对话看,两个人显然是相识的,但要说关系多好,又听不出来。而且他不动声色地就诈出了包子引出了叶秋,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若是朋友倒也罢了,若是敌人,那可是糟糕得很呐。

“让他进来吧,他真想硬闯你也拦不住。”门里的叶秋接着说。

喻文州一笑,不再多言,起身转到刚才包子出去的位置,掀起挡板走进吧台,推门前还不忘对陈果微微欠身。

陈果抱着胳膊看着他,依旧有些不放心,可又不好跟进去,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虽然只有一墙之差,但操作间的吸音效果很好,完全隔绝了酒吧的嘈杂。和外间吧台背靠背的位置上布置着另一个吧台,纯玻璃的柜架晶莹剔透,柜中的酒也比外面高级许多。

吧台前,一个身材瘦削高挑,面色苍白,脸颊轻微浮肿的男人正叼着烟调配鸡尾酒。喻文州倚在吧台边看着他。他纤细匀称的手就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穿梭在不同的酒瓶之间,动作并不快,但极稳,倒出的酒液也像脱离了地心引力般,层次分明地呈环形垂直排布在酒杯内。

“魔法炫纹,350块一杯,谢谢。”男人调酒结束,把酒杯推到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真的从皮夹里掏出四张整钞放到吧台上,拿起酒杯,仔细端详了一番。“很漂亮。”他衷心地称赞到。

叶秋直接把钱揣进自己的口袋,转身从身后抄过一个泛着黄渍的塑料水杯,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喝起了酽茶。

“你还是滴酒不沾。”喻文州颇为感慨地说。

“你不也一样。”叶秋放下杯子,按了一下吧台下面的暗铃。不一会儿,包子探头进来:“老大,你叫我?”

叶秋把那杯魔法炫纹递给他:“今晚的拍品,起价600,去吧。”

“哇塞老大,你的手艺越来越牛逼了!”包子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捧走了。陈果假装帮包子关门,探头看了看,见叶秋没缺胳膊没少腿,松了口气。

“哟,老板,查岗啊?”叶秋扬手冲陈果打了个招呼。陈果瞪他一眼:“你给我好好干活,不然月底别想拿工资!”说完,摔门出去了。

“你离开联盟后就化名叶秋这里打工?”喻文州问。

“包吃包住,每月两千,提成另算。”叶秋,或者该叫他叶修,如是说。

他把燃尽的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从吧台下面掏出一碗方便面,泡上水,用叉子叉好,又点上一根烟,抄手等着。

“你倒是随遇而安。三年了,还不打算回来吗?”

叶修盯着泡面碗开口处冒出的热气,没说话。喻文州则盯着他的脸,不放过任何一丝表情的波动。

然而,叶修的脸上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这三年,你一直没有放弃调查,我们也没有。也许我们和他的感情不像你和他那么深,但是,他绝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兄弟。”喻文州收敛起了那面具似的笑容,“联盟的情报网效率如何你比我清楚,就算新杰没办法在这件事上动用全部力量,总也好过你一个人单打独斗。”

叶修依然不语。

“沐橙…”喻文州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叶修的扑克牌脸第一次出现了一丝裂痕。“你走之后,沐橙也转现役了,她一直要求出外勤,不过我和新杰老肖商量了一下,想等你回去,安排她跟你搭档。”

“呵,你们就吃准了我会回去?”叶修拿下嘴里的烟,夹在指间,弹了一下。

喻文州挑眉:“不回去也没办法,那只能安排沐橙和其他人搭档了,说起来,孙翔和唐昊都不错。”

“行啊,我没意见,只要你能说服楚云秀,让她同意沐橙跟这俩二货搭档就行。”叶修依然不为所动。

喻文州也是有备而来:“但是沐橙说,她想跟你搭档。”

叶修又不说话了。

“你总不至于是为了外面那位美女老板,要抛下联盟的二百多号小弟吧,叶老大?”喻文州学着包子的口吻调侃,“老韩一直骂你没出息骂了三年,你就不打算用实际行动回击他一下?”

“哎呀,他竟然对我这么不尊敬,那我真有必要慎重考虑了。”叶修掀开泡面桶的盖纸,用叉子挑了两下,低头吃起来。

叶修穿着圆领衫,由于他姿势的改变,一条银色的链子划出领口,出现在喻文州的视线里。喻文州盯着那条链子,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说给叶修听。

“我和少天转现役的时候,负责带我们的是魏老大。第一天参观完基地,魏老大说,司令官叶修就是个猥琐的混蛋。”喻文州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等被他的话呛到的叶修咳嗽了几声,才继续到,“他还说,叶司令这辈子就说过一句人话: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战争。”

叶修哧溜喝汤的动作顿了顿,一阵沉默在屋里蔓延开来。

“你听魏琛胡诌,他那是自己人老珠黄见不得年轻人如花似玉。”叶修放下泡面,带动屋里的时间再度流动起来。“我有我的打算。那件事是我的责任,你不用替我开脱。如果不是我坚持战队里不带治疗,沐秋也不会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抢救而牺牲。这些罪是我该背的,我没想逃避。但是那件事有疑点,无论联盟的态度是什么,我都会坚持查下去,直到查出真相为止。我不能让沐秋死得不明不白。”

打从喻文州进门开始,叶修第一次对上了他的目光,眼神犀利得让人想要跪伏在地。

喻文州却没有被吓倒,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这么巧,大家都这么想呢。这件事并没有张扬,只有我们三个和老韩杰希知道,所有的调查都是暗中进行的,包括沐橙都不知道具体的细节和进展。最近,我们查到了一些线索,就等你回来主持大局了。”

叶修点点头,没问喻文州是什么线索,对方的话头停在这里,显然就是想吊自己胃口。

“给我一个礼拜。”叶修说。

“好。”喻文州说。

“我还有个条件,外面那个包子,我要带他回去。”叶修补充到。

喻文州略略吃惊了一下:“他也是异能人?我真没看出来。”

“别说你,连我也是跟他接触了很久才发现的。那小子的能力极其不稳定,人又单纯,很容易被人骗,不看着真是不放心。”

“没问题,我先安排他去训练营吧,正好最近接了一批新人。”

喻文州跟叶修约定好,便起身告辞。走前叶修扔给了他两包速溶豆奶粉,喻文州笑着揣进了西装口袋里。

他刚一走陈果就跑进来,有些不安地看着叶修。她总感觉那个男人是来带叶修离开的,而叶修,也一定会跟他走。关于叶修的过去她从没打听过,他不说,她也不问。三年了,每天看着这个一身懒骨头的家伙漫不经心地调酒已经成了陈果的习惯。而现在,这个习惯恐怕又要改变了。

叶修咽下一口泡面,舔了舔被辣汤浸得通红的嘴唇,冲陈果咧了咧嘴。

“老板,我要请个长假。”


-TBC-


评论(4)
热度(6)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