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越苏】噬天九蚓

我必须转载一下不然不足以表达我对樱桃的崇拜如煞气大作一发不可收拾又如霄河万剑穿心般气势如虹你说做梦都能梦到噬天九蚓这样屌炸天的名字是怎样的超级无敌脑洞啊你们不知道我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那叫一个激动我都站起来了然后反复咀嚼这几个字越咀嚼越有味道就觉得我擦这真的是一篇旷世奇谭的苗子然后老嫂子一样絮絮叨叨地跟樱桃念叨你写吧写吧写吧写吧写吧不然对不起这个名字大师兄和苏苏要怪你的哪怕是个大纲文呢也能满足我一下啊于是樱桃就真的写了大纲文然后我又得寸进尺地想让樱桃都写出来就这一幕不用写长篇虐爽虐爽的对吧对吧对吧樱桃你说呢你说呢你说呢你一定懂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Cherry IN Blossom:







记多日之前越苏一梦。


听我说,这真的是梦,梦到了百分之八十五的情节,剩下的百分之十五是自己补完的,为了这个故事的完整性。只是把大纲写出来了,日后有机会一定回头写。(别信


梦里的设定总是胡扯巴拉的,看看就好,看看就好,别当真。


正文:


朝廷之上,国师问屠苏,百里少侠可愿助我们一臂之力,唯有你可以牵制敌方主帅。屠苏道,屠苏生性洒脱实在不愿牵涉朝廷之事,多谢国师抬举。


说罢转身要走,国师大怒,朝廷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袖袍一挥,屠苏只觉得眼前一黑,昏然倒地。


再醒来时,屠苏发现自己置身冰冷的河水之中,与水相接的身体部位疼痛难当,直教人死不往生。


国师站在岸上冷冷道,少侠,实不相瞒,你已被我下蛊,刚刚那痛楚便是来自噬天九蚓,你可尝到了它的厉害?只要你愿意过河去敌方取下主帅头颅,我愿意给你解药。去与不去,选择权在你。


屠苏看着国师不答,紧咬牙关。国师知他内力尽失,无法逃跑,便返身回营。屠苏心道宁死也不愿被朝廷纷乱牵累,就沿着岸边此条河流而下,与此同时,陵越芙蕖少恭三人打探到屠苏的消息,正赶来。


屠苏此时与常人无异,过于劳累昏睡伏在岸边。


陵越伫立船头,嘱咐少恭再摇快一点。(小渔舟样式)船头船板上扑了干枯的芦苇作遮掩,陵越拨开芦苇丛,看到了岸边昏迷不醒的师弟。


他施展轻功飞过去,脚尖点水,来到屠苏身边,唤了几声不醒,就把他抱起来飞回船上,离水的时候挣扎着呼疼,却没有醒来。


陵越叫芙蕖把那些芦苇铺好,便把屠苏放在上面。四人寻了一处人家,借宿,陵越照顾屠苏见他迟迟不醒,觉得蹊跷,就请少恭诊脉。


少恭摸出屠苏脉象有异,推断是被下了蛊,掀开被子撕开大腿处的亵裤一看,果真看到腿面上有细小的血洞,分明是九蚓在屠苏入水时钻出体外汲水又在离水时钻回蛊主体内造成的,有噬天之痛,所以此蛊才叫噬天九蚓。


陵越问可有方法解蛊,少恭说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施以针灸,用一坛河底的淤泥将蛊虫引出来。不过屠苏此刻被噬天九蚓吞噬了内力,没有内力护体,恐怕承受不住。


陵越说,此蛊不除,祸害无穷,长痛不如短痛,少恭你准备着吧。


少恭去河底挖来淤泥封进酒坛,等一切准备妥当,准备开始了,陵越说,我陪着屠苏,这样或许能减少他的痛苦。


少恭想他两人情深,也就答应了。陵越将屠苏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一只手牵过他的手,十指相握,少恭见此,便开始施针。


刚开始的针灸之疼只是小痛,昏睡的屠苏并无反应,到了后来引第一条蚓,屠苏微微有些挣扎,陵越眼睁睁看着一条细长的蛊虫从他师弟的大腿上钻出一个血洞,被少恭引进坛子里。


到了二三条的时候,屠苏已经痛呼出声,紧紧抓住陵越的手,另一只手抠住床单,陵越看屠苏满头冷汗,用闲着的手不停给他擦汗,贴着他的耳边唤“屠苏”。


等到第五条的时候,屠苏疼的几近虚脱,反而是陵越紧紧抓着他的手,大腿上皆是惨不忍睹的血孔,陵越低头听屠苏呓语什么,却听到“师兄,我疼。”少恭都于心不忍,陵越说,务必引出全部蛊虫,少恭便继续。(此段自行想象那个陵越说我带屠苏回天墉然后把他敲晕了靠肩上的场景)


后来,少恭将九蚓全部引出,不过屠苏也再次不省人事。少恭说,蛊虫一出,屠苏的内力便会自行恢复,不用担心。


陵越点头,让少恭先去休息,自己照顾屠苏,放下屠苏后给他清理腿上身上的血污。


过了一会儿,芙蕖端着饭菜进来放在桌上,让陵越吃一些,陵越道谢却无胃口吃饭,一直照看屠苏。


不久,屠苏果然悠悠转醒,看到师兄的第一眼不敢置信,以为自己还在梦中,继而眼眶一热,差点落泪,还以为自己在梦中疼的时候师兄只是虚幻的,没想到果真是师兄陪在身边。


陵越见屠苏醒来,大喜,问他是否饿了,屠苏说我有些渴,师兄你扶我起来喝点水。


陵越将屠苏扶起,倒了一杯水,屠苏接过,润了润嗓子,说,此劫之后,我本以为再无缘见师兄,没想到上天垂怜,让我见你一面。


陵越说,我本就是寻你而来,又怎么会让你见不到。师兄愧责万分,让你受了这么多苦痛,到底说来,是师兄来的晚了。


两人情意相通,紧紧依靠,本来想看看屠苏的芙蕖在门外看到这幅场景,感慨一番,为他们悄悄合上门离去。




龟龟说噬天九蚓这名字太屌了,啊我也纳闷我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梦境……(。

评论(4)
热度(15)
  1. 爱你的龟Cherry IN Blossom 转载了此文字
    我必须转载一下不然不足以表达我对樱桃的崇拜如煞气大作一发不可收拾又如霄河万剑穿心般气势如虹你说做梦都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