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韩张】《相亲》

*艺术来源于生活

*忙里偷闲码个小段子

===========================


家里给张新杰安排了相亲。

对方是X市本地人,名牌大学毕业,外企白领,年龄同张新杰相仿,长得也不赖。

张妈妈太了解张新杰的脾气,不敢勉强他,只说,你就当给介绍人徐阿姨个面子,约人家女孩吃顿饭,行不行的,你自己决定,我们绝不掺和。

整年的联赛+季后赛+世界邀请赛打下来,虽然两个冠军到手,但即便强大精密如张新杰,也会在假期想要停摆一下。可母亲这样的要求他实在无法拒绝。从他少年时毅然离家投身荣耀开始,这么多年里,无论他做什么决定,母亲都无条件地支持他,为此甚至没少跟父亲闹矛盾。现在他名利双收了,却依然少有时间能陪在双亲身边。对于此,张新杰心里是有些愧疚的。


于是他联系了那个女孩子,在离她家不远的地方挑选了一家高档餐厅,提前去考察了环境,试吃了招牌菜色,确定一切都得体,便订了位子,约对方见面。


周五晚上,张新杰洗完澡出来,发现队群里有人圈他。


百花缭乱:明天晚上约了兴欣的人群架,副队来吗?

石不转:几点?什么本?刷记录还是抢boss ?

百花缭乱:晚饭后吧,7点左右。就随便打着玩。方锐那货嘴太欠,必须教训一下!老林,你别心疼啊!

冷暗雷:呵呵,锐锐这边也摩拳擦掌呢。


张新杰见不是什么正事,也没往下问。


石不转:我明天晚上约了人吃饭,不参加了。

零下九度:哦哦哦?副队要去约会?求围观啊!

石不转:不是约会,是相亲。


这句话一出来,原本讨论得热火朝天的队群一下安静了。秦牧云坐在电脑前,恨不得把键盘吞下去。自己随口搭个下茬儿,怎么就炸出这么狠的消息呢!!

没人问张新杰是不是在开玩笑。就因为知道不是玩笑,才更可怕。


半天,张佳乐跟了一句。


百花缭乱:那什么,大孙让我去洗衣服,我先下了哈,呵呵,呵呵。

罗塔:我也下了,我妈叫我吃水果。

零下九度:吃水果+1

冷暗雷:我去给锐锐做赛前指导,再聊。


除了宋奇英礼貌地跟每位前辈道别,其他人都溜得比兔子还快。张新杰知道,他们谁都没下,都隐身挂线等着看热闹呢。

他瞄了一眼,群成员列表里,大漠孤烟的头像亮着,但始终一言未发。

张新杰也没多说什么,道了晚安下线关机。

他睡觉的时间到了。


第二天傍晚,张新杰换上衬衫和西裤,装好手机钱包钥匙,准时出门。张妈妈看他这么重视,很是欣慰。这次要是能带个儿媳妇回来,她这桩心事也算是了了。


女孩是个开朗大方的人,不玩荣耀,但被朋友们安利过不少,对于四大战术师之一的张新杰,耳闻已久,席见打听了不少霸图趣事,只要不涉及战队机密,张新杰都礼貌地一一作答。

看得出,女孩对张新杰印象很好,分手时还提出下次再见面,请张新杰教她打荣耀。张新杰温和但直接地表示,他只是按照长辈的意思来赴约,本身对此事并无意。当然,如果她需要荣耀方面的指导,可以加入霸气雄图工会,他找高手帮忙带她一下。

女孩愣了愣,表情略有些黯淡,但很快就笑着说,自己会支持霸图,并且打算选择牧师作为职业。


送女孩离开,张新杰乘上返家的公交车,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连上移动网络,打开QQ。

队群里很安静,估计全员都跑去跟兴欣的人开战了。大漠孤烟的头像也灰着。能激得他出手,莫非对方出了杀招君莫笑?那可有得热闹。现在是7点47分,也许自己回去还能赶上。

张新杰正打算下线,有人小窗敲他。


大漠孤烟:完事了?

石不转:嗯。

大漠孤烟:在哪?

石不转:回家的公交车上。

大漠孤烟:我在你家楼下。

石不转:……


张新杰很不想承认,但他从车站走回家时,步速确实比平时快了1/4。

这个时间,小区里纳凉散步的人不少。张新杰老远就看见韩文清正襟危坐在他家楼下的长凳上,方圆三米别说人,连条狗都没有。几个男孩子聚在旁边,兴奋地指指点点,显然是认出了拳皇本尊,但慑于韩文清的气势,不敢上前搭讪。

韩文清身边放着一个简单的旅行包,印着霸图的logo,就是他去客场比赛时常用的那只。看到这只包,张新杰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他和包的主人已经分开了一个月4天又23个小时17分钟。

韩文清见张新杰快步走向自己,站起身,阴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当然,也只有张新杰能看出来,在外人眼里,他依然是一副“交上钱包,饶你不死”的表情。


“队长,我建议你,下次出门的时候至少戴个帽子,否则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混乱。”张新杰平复了一下呼吸,说。

韩文清“切”了一声:“热。”他看看张新杰脑门上冒出的汗,想拿张纸巾给他,翻遍了口袋却没找到。没办法,平时都是张新杰负责带这些零碎玩意儿。

张新杰看出他的意图,从裤兜里掏出一块男士手帕,却没自己用,而是递给了韩文清。韩文清接过来,抹了把汗,顺手就揣进了自己兜里。


“去相亲为什么不说?”虽然火气降了不少,但显然霸图老大是不会被这样的小甜头糊弄过去的。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我在队群里说了,那天你在线。”

“要是张佳乐没叫你,你是不是准备把这件事瞒过去?”韩文清盯着张新杰因为疲劳和暑热而略显清瘦的脸,总觉得自己的右手有一股冲动想要抚上去。

“不是隐瞒,是没有说的必要。”张新杰淡淡地说。

这样的说法让韩文清极为不快。他的拳头紧握着,眉头皱得死死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旁边围观的几个小青年一见这架势,赶紧闪了。乖乖,韩文清之怒,那可是满级大招啊,见者100%掉经验!


“你说,没、必、要?”韩文清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十年搭档不是白当的。面对韩文清的钢筋铁骨,张新杰自有一番以柔克刚破解招式。

“是的,没有必要,因为无论如何,也只是一顿饭而已,今后不会再联系。”

张新杰说不会再联系,那就是不会再联系,这点韩文清绝不怀疑。但他的重点不在这儿。

“你不认为应该事先跟我交代一下?”

张新杰摇摇头:“交不交代都不会改变我要去相亲的事实。不过,如果队长你坚持,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我会提前告诉你。”

“还、有、下、次?”韩文清真要暴走了。

而张新杰依然不急不徐:“我无法确定我的父母是否还会安排这样的社交会面,只能保证我不会同意跟相亲对象交往并结婚。”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后者平静地回望着他。其实韩文清很少有机会这样直视张新杰的眼睛,大部分时间,那个人都安静地站在他身后。他可以毫无顾虑地向前冲,是因为于公于私,作为副队长的张新杰都会为他打点好一切。

不知从何时起,这段在联盟中堪称典范的完美的合作中多了一些非职业的因素。他们对对方作为一个个体的关心更加私人化,对彼此的关系也有了超过“最佳排挡”“黄金组合”这样的名头的期许。他们会给对方一些专属的在意,也会希望从对方那里得到对等的回应。

这样的变化似乎是日积月累顺理成章的,他们彼此心知肚明,却又没有说破。战队里的兄弟们都是人精,早就看出了端倪,一个个却插科打诨,陪他们演这出格斗大师和圣职人员的禁断之恋。


话说,这算是恋爱么?韩文清和张新杰没想过这个问题。韩文清觉得麻烦,觉得矫情,张新杰则问:恋爱的定义是什么?判断标准是什么?判定后会对现状产生哪些影响?意义何在?

这些问题吧,还真难回答。

反过来一想,是不是恋爱有什么重要的,反正他们俩这也不打算找对方以外的人共度后面那大半辈子了。


但是,有些事也不能一直黑不提白不提,玩暧昧不是霸图好汉的风格。这会儿,从不退缩的韩文清罕见得先别开了目光,有些懊恼但极为肯定地说:“得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张新杰叹口气:“目前我能想到的办法有三种,但预估下来,没有一种能皆大欢喜。他们是我们的亲人,跟他们不能用战术,只能谈感情。哦,说明一下,在这几种解决方案会造成的不同结果中,冯主席被气得住院是肯定的。”

韩文清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所以……还是等退役再说吧。”张新杰微微一笑,“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别让这些无端的纠葛牵扯我们的精力,全力以赴,以最好的状态战到最后一刻,才是我们现在该考虑的事。”

韩文清的眼里闪着决绝的光。或许在凡俗世界的感情面前,他还是个毛头小伙子,但在荣耀的国度里,他就是王。

“我的极限我自己清楚。明年就是我的最后一个赛季了。但你不一样,你还能再打至少两年。”

张新杰垂下目光。韩文清的话让他心里泛起了难言的酸楚。面前的这个人,是个战士,哪怕血条被清空,他也一定会站着死。可即使是这样的英雄,也难敌岁月的侵蚀。对于自然规律,张新杰认识得很清楚,但同样的事落到韩文清身上,即便冷静如他也会难以接受。

“我已经决定了,和你一起退役。”张新杰顿了顿,语调轻松地像是在讨论明天穿什么颜色的袜子,而不是决定一位联盟大神的职业生涯。

“胡闹!”韩文清瞪起了眼,那架势看起来,如果张新杰不改口,他就要揍他一顿,“你连自己的荣耀也不要了吗!”

张新杰无奈地看着韩文清线条硬朗轮廓分明的脸,破釜沉舟似的深吸一口气:“队长,这句话是你逼我说出来的,后果自负。”


“站在你身边,才是我的荣耀。”


“你……”


“新杰?……文清?”

没等韩文清被强杀的脑子复活,身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妈。”

“阿姨。”

两个人赶紧调整面部肌肉,努力营造出“恭喜新杰拿下第二个世界冠军”和“谢谢队长,我会再接再厉”之类的气氛。但张新杰抿着嘴的表情和韩文清脸红脖子粗的状态实在装不像。

张妈妈一脸担忧:“我在楼上看半天了,你们俩……吵架啦?”

“没,我们在讨论战队今后的发展方向。”张新杰面不改色。

嗯,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嗯,主要是新老交替的问题。”韩文清也摆出一张正直脸。

“有什么事上楼说去,别大热天的站在这儿喂蚊子。来来来,西瓜我都切好了。”

张妈妈拉了韩文清就往楼门里走。对于霸图队长,张妈妈一向是很喜欢的。小伙子长得是凶了点儿,但为人耿直又上进,没有花花肠子。这年头儿,这样的男孩子可不多了。


韩文清在张妈妈看不到的地方瞥了张新杰一眼:上楼再好好教育你!

张新杰挑眉:随时恭候。


张新杰和韩文清上楼就端着西瓜进了屋关门落锁,张妈妈想问问张新杰相亲的事,一晚上也没逮到机会。

她心里纳闷:儿子不是去跟人家女孩见面吗,怎么没把准儿媳带回来倒把文清带回来了?文清这么火急火燎地从Q市赶过来,莫不是队里出啥大事了?


嗯,张妈妈,队里确实出大事了,正副队长要谈谈关于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的严肃问题。


又,其实那天霸图大败胜兴欣,但张佳乐在队群里刷了一晚上,也没得到两位老大的回应。

乐乐乖,你是过来人你懂的。他们,忙啊。


(完)


评论(10)
热度(71)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