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全职】【周江/喻黄】《置地有声》

*凶宅paro

**伞修客串

***OOC+私设无数=瞎编胡诌

****勿考究,勿对号入座

*****一点都不恐怖

******短篇,估计三到四更结束

#题外话:缺总和小三爷真的不打算成立一个超时空寻夫联盟么?

=====================

(1)

近些年,房价的居高不下让我对房地产市场很有些眼红。正好我做生意攒下些钱,便开始了如今的营生——凶宅买卖。

说到凶宅,大家应该也都有个概念,就是死过人的宅子。这种死大多都不是寿终正寝,而是横死。这样的房子一般人还是很忌讳的,觉得不吉利。其实这大多是心理作用。但也确实有些宅子,出过事之后不太平。而我的切入点就在这里,利用本家急于脱手的心态,低价买入,收拾干净,再抬价出手。

这里说的收拾不是指搞卫生,而是把宅子里的所谓“污秽”解决掉。我本人对此是一窍不通的,但我有个朋友,周泽楷,有点这方面的本事,于是我便把他拉来入伙,我负责找房源、洽谈业务,他负责当清道夫,赚到的钱我俩平分。

不入行不知道,一接触下来,我才发现,原来全国这样的房子还挺多。我跟周泽楷干了几票,难度不大,收益可不低,于是就越发坚定地做下去。

前些天,一个哥们儿找到我,说他朋友的一处产业出了点问题,请我们过去帮忙看看。但有个前提,这处产业他是不卖的,只许诺说若是我们能帮忙解决问题,酬金很可观。

我本来不太动心,说白了,这样的事有点费力不讨好。我们毕竟是商人不是术士。但这位老板确实大手笔,直接让我哥们儿带来一笔数目不小的现金,说成不成的权当交个朋友。这下我还真不好意思拒绝了,跟周泽楷一商量,反正最近生意也不忙,索性过去看看,要是办成了,左右也不亏。

这处产业在H市,哥们儿拿那位老板给的钱订了三张头等舱的机票。路上,他给我们讲了一下大体的情况。我一听,还真不陌生。

这位老板姓陶,是国内一位知名的青年企业家,富豪百强榜能排得上号的那种。前些年,他开始投资电竞产业,主要是一款叫荣耀的网游。这款游戏我和周泽楷闲来也会搓两把,他的水平还颇为高超。

陶老板的集团旗下养着一只荣耀职业战队,是中国的职业联盟里唯一一只有王朝的队伍,很是牛逼。俱乐部有自己的比赛场馆,能容纳几千人。为了配合联盟引入全息投影,场馆最近进行了改造。完工之后,就陆续出现了一些怪事。

先是值班保安发现,场馆里的比赛用机每天夜里12点都会亮起来。起先他们以为是线路故障或是电脑系统问题,找技术部门来查了半天也没查出毛病,电脑依旧按时开机,跟设定好的似的。

后来,又有保安反应,夜晚场馆里的温度低得吓人,进去巡视一圈出来居然冻伤了。并且半夜总会听到喧哗声,就像是比赛的时候有观众在看台上叫好一样。

一开始陶老板并没当回事,只是找人检查了空调和场馆隔音设施,发现一切正常,便正式跟保安们谈了话,让他们不要无中生有,制造紧张气氛。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没过多久,保安们开始陆续生病,上吐下泄,发烧昏迷,有的甚至开始说胡话,发疯咬人,啃家具,学猫狗在地上爬,什么样的都有。

这一下保安们的家属不干了,纷纷到俱乐部来讨要说法,陶老板的几个律师为这事忙得焦头烂额。这还不算,一个装修工人座椅安装到一半,自己跑到高台边跳下去,摔成了植物人。

这一下陶老板真上火了。眼看着新赛季即将开始,俱乐部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弄得外面谣言满天飞,连队员都没心思训练了。这么下去下赛季前景堪忧。

于是我这位哥们儿就给陶老板出主意,让他找懂行的人来看看。陶老板本身是不信这些的,但又实在找不到别的办法,再加上这位哥们儿给他吹嘘了很多我和周泽楷的光辉事迹,他便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找上了我们。

听完这他的讲述,我看看周泽楷,发现他脸色如常,估计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便没有多问。

到达H市后,陶老板已经派司机在机场等了,直接把我们拉到了当地最好的酒店。我们放下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直奔俱乐部。

见到陶老板本人我很有些羡慕嫉妒恨。不到30的年纪,仪表堂堂,这样的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才华。反观我和周泽楷,每天靠跟污秽打交道过日子,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陶老板倒是很客气,跟我们说,我比你们虚长几岁,你们要是不见外,叫我声轩哥。

轩哥带我们在俱乐部里转了一圈。我还指望着能见到几位联盟大神,可惜这时候是训练时间,队员们都在训练室里,闲人免进。

周泽楷四下观察了一番,冲我点点头,我跟轩哥说,咱们去场馆看看吧。

场馆就在俱乐部后边,原来是H市的一个体育中心,后来轩哥把它盘下来,改造成了荣耀的专业比赛场。

场馆外形还是原先的设计,但内里的装潢和设备都是超一流的。

我们进去照旧转了一圈。我一边走一边跟轩哥聊天,交流些生意经。周泽楷从进门就皱起了眉头,但并不是为难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事很不解。当着轩哥的面我也不好多问,只能打着哈哈。

轩哥看来真挺忙,这么会儿功夫两拨人来找他,都火急火燎的。见这情况,我就顺水推舟说不用他陪了,我们自己看看,有了结论再去找他。他有点不好意思,直说晚上设宴给我们接风,还留了个小助理带我们,就走了。

那小助理十七八岁,长得很精神,话不多,挺稳重的感觉。我跟他一聊,小孩说他叫邱非,是俱乐部训练营的学员。看轩哥把他带在身边,估计也是重点培养的。

我想从他嘴里套套话,就跟他聊起了荣耀。说到专业领域,邱非眼前一亮,给我们讲起了他引以为豪的战斗法师。这一说,敢情他还是名师之徒,师从“斗神”一叶知秋的主人叶修。

我一边跟他聊,一边注意着周泽楷的表情,看他对哪句话有反应,就顺着往下问。

说到场馆里的这些邪乎事,邱非很气愤,说他不相信鬼神,准是有人暗地里捣鬼,想借此打击他们战队。我赶紧问他有没有什么怀疑对象,他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说他基本只在训练营里活动,对俱乐部经营之类的事情都不太了解。

我正想着还有什么可问的,周泽楷伸手指了指场地中心的那两排比赛席。我了然,转头又问邱非,怪事是不是从电脑自己开机开始的,有谁用过那些电脑。

提到这个邱非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我一瞧有门儿,赶紧追问。邱非说,这些是比赛专用机,改造完成后只有战队的正式队员们来试用过。他又犹豫了一下,才说,有一天晚上他训练完回宿舍,看到叶修一个人往场馆这边走,就跟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结果发现叶修进了左手第一间比赛房,半天没出来。他以为叶修在调试系统,也没在意,就回来了。后来据说最先出问题的就是那台机子。

说完,邱非直视着我和周泽楷很严肃地说,我知道我这么说了你们肯定会怀疑叶修前辈,但如果我瞒着不说,更是对他的侮辱。我相信,叶修前辈绝对不会做一丝一毫对战队不利的事。没有人比他更爱嘉世,更爱荣耀。上赛季战队的成绩不是很好,最近叶修前辈正在给一队的队员们集训,你们要是想问他什么,请等训练结束再去。

周泽楷点了点头,我也赶紧跟着答应。说实话,我也不想怀疑这位大神,毕竟这些年我也算是看着他的比赛过来的。但就刚才邱非讲述的情况来看,即使这事不是叶修做的,他也应该知道些什么,或者说对这些变化的产生有些影响。

我们让邱非先去跟叶修打声招呼,说我们晚饭后去拜访他。周泽楷不死心地又在场馆里转了一圈,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就带着我从后门出来了。

我憋了一路,这会儿终于逮着机会发问了,赶紧拽住他,说我看你那意思,场馆没毛病是吧,那问题出在哪?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摇摇头。

这回我也懵了,心说你这摇头是不知道还是没问题?不过他倒不是装酷的人,要是发现问题,不会故意卖关子,估计是真没找着关窍。

他指了指从后门出来继续往上的这条路,又指了指从俱乐部大门到办公楼再到场馆这一线,说,风水的事,我不太懂,但这里背山面水,五行俱全,阴阳和谐,这在风水上叫做龙抬头,顾名思义,是一路高升的意思。即使有污秽路过此地,也应该能得到一些类似超度的助益,一般的小灾劫也能借势化解。我刚才在场馆和俱乐部都看过了,布置和摆设没有犯忌讳的地方,按理不该出什么岔子,真是奇怪。

我点点头,说明白了,那个电脑自动开机肯定是黑客远程操控,冻伤是因为场馆的装修建材质量不过关,摔瘫痪的工人也许是精神不稳定。一会儿我去跟轩哥说,让他加防火墙,打315,再请个心理咨询师常驻到俱乐部就行了。

周泽楷无奈地看着我。

我嘿嘿一笑,这不是开玩笑呢吗,看你愁眉苦脸的,逗你一乐。

周泽楷也笑了,抓住我的手轻轻握了握。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一紧张,连喘气都忘了,脸憋得通红。

我估计我那样看着挺傻的,他看着我,嘴角又往上勾了勾,然后放开我,揣着兜下山了。看背影,心情似乎很不错。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21)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