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周江/喻黄】《置地有声》(2)

*凶宅paro

**伞修客串

***OOC+私设无数=瞎编胡诌

****勿考究,勿对号入座

*****一点都不恐怖

******短篇,估计三到四更结束

注:文中所有跟风水,方术,运相等有关的东西都是我编的,我编的,我编的,重要的事说三遍,大家千万别考据,也别当真~~

(1)在这里

============================

(2)

晚饭的时候除了我们仨和轩哥,还有一个人作陪,介绍说是俱乐部工会的会长陈夜辉。

开席前我想了好多说辞,如果轩哥问起我们场馆的事要怎么说。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是找理由搪塞一下,之后再去探。但轩哥这边不好这样。一来他本身就不信这些,又是见过世面的,不好糊弄,二来人家又出钱又请客,不拿出点儿硬货没法交差。

不过轩哥这人真是知情识趣,见我们没主动提,席间就一句没问,光跟我们天南海北地聊,气氛居然还颇为热络。我们提出想去找队员摸摸情况,他大方地同意了,开玩笑说只要不挖技术部的资料,其他随便问。

饭后轩哥又去赶下一个局,留陈夜辉送我们。我哥们儿自己先回酒店,我和周泽楷返回去找叶修。

路上陈夜辉有意无意说起,最近队里某位大神级别的男性王牌选手举止有些反常,提醒我们注意一下。我心说,你直接说是叶修不就完了吗,这么遮遮掩掩的,到底是想不想让我们听明白。

 

回到俱乐部,我们直接去了战队宿舍。轩哥事先打过招呼,保安和门卫都没有盘查我们。

嘉世俱乐部条件不错,队员住的都是单间。叶修是队长,在1号房。

敲门的时候我还有些小激动。叶修被誉为“荣耀教科书”,是联盟里最优秀也最神秘的选手,这么多年,鲜有人识得他的庐山真面目。虽然我荣耀玩的是魔剑士,但对叶修这个级别的大神的崇拜,已经没有职业的界限了,只有跪舔的份。

来开门的是邱非,应该是一早就等在这儿的。屋里还坐着一男一女。男的长得不赖,就是脸色有些苍白浮肿,叼着根烟,感觉挺不修边幅,想必就是叶修大神。

旁边那个女的,竟然是联盟第一美女苏沐橙!我眼都看直了,心里暗暗后悔刚才没好好梳洗打扮一番。

周泽楷倒是神色如常,冲他们点了点头,见我盯着苏沐橙,扯了扯我衣角。

我挺尴尬,咳嗽一声,说明来意。叶修也不废话,直接说,邱非都告诉我了,你们想问那天晚上的事。对,我去过场馆,也用过那台电脑,不过我是去测试账号卡的,别的什么都没动,也没看见什么牛鬼蛇神。

我看叶修的样子不像说谎,而且也没听说过哪个污秽出来作怪还要先注册登录的,应该是巧合而已。

我扭头看周泽楷,想听听他的意见,结果发现他居然在盯着叶修发呆。我有点儿不高兴,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心说你自己都这德行,刚才扯我干什么。

周泽楷回过神,冲叶修一伸手。我差点吐血,这货总不会是跟叶修要签名吧,那也太没出息了。

叶修问,怎么个意思?

哦,叶神,他想借你的账号卡看看。

说完我自己也纳闷,周泽楷这小子是个闷葫芦,跟我还算有话,跟外人基本没什么语言交流,他想表达什么,都是我从中翻译。关键是,我每次都能把他的想法猜个八九不离十,也新鲜了。我哥们儿说,这是我的独门大招:周泽楷语九级。

叶修挑了挑眉,没动,倒是苏沐橙大方地起身把卡递过来。坊间都传说苏沐橙跟叶修关系不一般,看来是真的。

周泽楷从包里掏出一只巴掌大的碗,碗口上有许多交错的红线,奇特的是看不见线头,像是烧碗的时候直接铸在里边的。他把账号卡放在红线上,又掏出一瓶眼药水似的东西,往账号卡上点了几滴,然后就蹲在旁边观察。

我见识过不少周泽楷的手段,却没见过这招,邱非他们更没接触过跟方术有关的东西,于是大家一起凑过来看。

原本我还担心那眼药水会把账号卡弄坏,没想到那些水珠像活的一样,自动分散开来,蹿到红线上,瞬间消失了。

周泽楷看了一会儿,掏出纸巾擦了擦账号卡,还给叶修,对他笑笑,说了声谢谢。我看他这样,心里莫名有些窝火,心说你又不是嘉王朝的,又不玩战法,巴结叶修干什么。

折腾了半天没找到线索,我们只好先告辞。从宿舍楼出来,周泽楷立马不笑了,把我拉到角落里,小声说,叶修那张账号卡,有问题。

我一惊,什么问题?他技能点没加满?

周泽楷说,刚才我用的那只碗,叫五瑞,取福禄寿喜财之意,碗身是白玉的,红线里有旧时新嫁娘喜服上绣凤目的彩线,百岁老寿星过寿当日梳头时掉下来的第一根头发,状元及第时圣旨上的锦帛和一个八字极旺的孩子满月时戴的金锁熔成的金丝,是很吉祥的东西。而那瓶药水,叫魍魉泪,是看到污秽的人吓哭时流下的眼泪。

魍魉泪会本能地趋利避害,遇到阴鸷的东西,就会散开。我把魍魉泪点在账号卡上,如果一切正常,那么水就会自然蒸发,如果有问题,水就会流向阳气旺的地方。刚才的情况,你也看见了,魍魉泪几乎是落荒而逃,这种情况,我还第一次见。

我听得后背一阵阵冒凉气,那说明什么,叶修的账号卡里养着一只满级的污秽boss?

周泽楷点点头,恐怕是的。

等等,叶修账号卡里的,不就是一叶之秋吗?!一叶之秋是个污秽?不会吧?

我想起看过的那些一叶之秋的经典战斗片段,怎么也没法把威风凛凛的斗神和那些面目模糊的污秽联系在一起。

你注意看叶修的手了吗,周泽楷问我。

我回忆了一下,刚才周泽楷还他账号卡的时候我瞄了一眼,叶修的手修长白净,骨节分明又不突兀,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位钢琴演奏家的手呢。

你能不能专心一点,又不是让你来相亲的,你老注意人家手干什么,我挤兑了他一句。

周泽楷给我解释,叶修的手腕上有道黑线,那是长期接触污秽,被阴气侵体的人才会有的表现。等那条黑线绕着手腕长一圈,身体就彻底被污秽占了。

末了,他还补了一句,你的手比他的好看。

这明显是恶捧,不过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听他这么说,我还挺高兴的。但有一点我想不通,如果真是叶修招来的污秽,他想祸害谁?战队?俱乐部?轩哥?没道理啊,与其整这些幺蛾子还不如弄个十连败来得容易呢,再说,他就是真存了害人的心,也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

我把想法和周泽楷说了,他表示同意,说既然这样,索性十二点的时候到场馆蹲点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我俩打车回到酒店,他把背包里的东西拿出一部分,又从行李箱里挑挑拣拣装了些进去,还特意带上了账号卡,然后我们到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些吃的,第三次来到嘉世俱乐部。

这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宿舍楼熄了灯,队员们应该是统一就寝。我俩不耽搁,直奔场馆,保安看我们要进去,吓得够呛,说里面闹鬼,凶得很,一个弄不好要出人命的。我安慰了他几句,还留了个面包给他,叮嘱他在外面看好,我们不出来,别放旁人进去,然后就钻进了场馆。

这场馆白天看着气派,晚上空空荡荡的,走路都有回音,还真有点儿瘆得慌。我俩没开灯,打着手电走到比赛席前,周泽楷掏出包里的白蜡,点燃放在每个隔间前面,蜡烛底下还垫上一枚铜钱。然后用一种黑色的棉线把蜡烛依次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闭合的四方形,又在每段线上绑了一张符纸。

他让我坐到自动开机的那个隔间里,告诉我一会儿如果电脑亮起来,就让我用他的账号卡登录,然后坐在里面别动,等电脑关机了再出来。他自己则拿着桃木剑站在那个蜡烛围栏中间。

我不知道周泽楷打算干什么,也没问,直接坐了进去。以往他也拿我当过诱饵,不过都是有惊无险,这方面他还是挺可靠的。

我看看手机,十一点四十五,按保安们的说法,这电脑十二点会开机,我心里想着,这污秽该不会是每天赶十二点副本次数刷新的时候下本练级吧,太敬业了,代练也不过如此。不知道野图上线他们是不是也组团去抢材料,是不是也用战法牧的铁三角。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再看看表,才过去了四分钟。虽然知道周泽楷就在外面,但我还是有些忐忑。这里面隔音很好,完全听不见外面的声音,不知道他那边怎么样了。我想给他发微信,结果发现无网络,无奈只能继续坐等。

十一点五十九的时候,我攥着账号卡,开始读秒,心情也越来越紧张,这污秽要真是一叶之秋,起手给我来个豪龙破军我就交待了,连奶都不用补了。

一走神的功夫,秒针转到了十二点,电脑屏幕一下亮了起来,白晃晃爆出一片强光,我下意识地抬手挡眼,然后才想起要刷卡登录,手却怎么都不停使唤,试了好几次才刷进卡槽。

半晌,白光散尽,屏幕上却没有出现熟悉的荣耀登录界面,而是隐隐约约出现了几道呈放射状的线条。我浑身冒冷汗,死咬着牙,操,这你妈就是那污秽吧,是个毛玩意,蛔虫成精吗!

我想站起来,屁股却好像黏在座位上了一样,身体僵硬得很,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线条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等它们小到足够能被屏幕装下的时候,我才看出它们的形状,竟然是一把伞。

我在脑子里飞速过了一遍,荣耀二十四职业没有一个是用伞当武器的,这污秽肯定不是荣耀大陆的居民。

这时候画面又有了变化,伞后面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这一下我真慌了,敢情正主在这儿呢!

那打伞的人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视线,缓缓地转过身。我头皮发麻,心都快跳出来了,生怕看见什么青面獠牙的怪物。

在他看向我的那一刻,我发誓,我们的目光对上了。他看到我,很惊讶地微微张开嘴。我也很惊讶,这污秽是个大帅哥!

下一秒,身后的门被拉开了,我听见周泽楷大喊了一声,波涛!

我整个人就像卸了枷一样,一下松懈下来,我回身,想叫周泽楷,却看见他拿着桃木剑,对准我的心脏狠狠刺下来!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4)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