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周江/喻黄】《置地有声》(3)

*凶宅paro

**伞修客串

***OOC+私设无数=瞎编胡诌

****勿考究,勿对号入座

*****一点都不恐怖

******短篇,估计四到五更结束

注:文中所有跟风水,方术,运相等有关的东西都是我编的,我编的,我编的,重要的事说三遍,大家千万别考据,也别当真~~


(1) (2)


=============================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有个女孩喊我“哥”,还有一个叼着烟的少年搭着我的肩膀。我们一起泡在网吧里打游戏,饿了就买泡面和火腿肠。日子感觉过得挺苦,但挺开心的。

有一次,我打游戏赚了点钱,就去给我妹买蛋糕。从蛋糕店出来,一辆车迎面撞了过来……

后来的事很混乱,画面就像是被人一边跑一边拿DV拍的一样,晃得厉害。我躺在医院里,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有好多穿白大褂的人进进出出。

再后来,他们拿白布盖住了我的脸,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恍恍惚惚听见哭声,还有一股很熟悉又很陌生的烟味。

……

 

我头晕得厉害,使了半天劲才睁开眼,又对了半天焦才看清眼前周泽楷的脸。

他看我醒来,探头看着我,露出一个笑容。我感觉他握着我的手,也一阵心安。

我刚想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就觉得胸口一阵钻心地疼。我这才想起来,妈的,我被这小子拿剑捅了!幸亏那剑是桃木的,没刃,要是金属的,我就直接西天见佛祖了。这家伙那时候八成是被鬼上了身。靠,本以为他有多大道行,没想到比我还先中招。

 

小江,你先别动,医生说你差点儿伤到心肺,得静养几天。

我听这声音耳熟,一回头,居然是轩哥。再抬眼一打量,屋里人还真不少,叶修苏沐橙邱非陈夜辉都在。我心说,你们这阵仗,是等着来跟遗体告别的吧?

叶修看我醒了,走上前来两步看着我,眼神怪怪的。苏沐橙拉着他的袖子,也眼泪汪汪。我真有点受宠若惊,刚认识没俩钟头,大美人就为我哭成这样,要不是周泽楷在我眼前,我真以为我俩换脸了呢。

 

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让什么东西给魇住了?现在好了没?我问周泽楷。

周泽楷的目光从我脸上转开,没说话,拿手一指叶修。

叶修把一根烟夹在手指间来回转动,病房里不让抽烟,估计他憋得够呛。他脸色倒是恢复了正常,见大家都看着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掏出一张账号卡,扔在我床上。

 

我那天晚上去测试的,是这张卡。

我认出来,那是一张荣耀的首版卡,到现在也有八年时间了。卡面没什么划痕,应该是没怎么用过的。

轩哥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叶修,你练了小号?

不怪轩哥紧张。叶修是战队的王牌,他要是有了二心,那对嘉世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是个1级空号,是……沐秋的卡。

 

我脑子里“刷”一下,有好多散碎的片段通过这个名字串联了起来。

 

沐秋。

苏沐秋。

苏沐橙的哥哥。

在我梦里那个买蛋糕的“我”就是苏沐秋,叫“我”哥的就是苏沐橙,那个叼烟的少年,不用问,就是叶修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段记忆,但根据我的梦境,这个叫苏沐秋的人……死了。

 

轩哥愣了愣,没说话。我感觉他应该是认识苏沐秋的。邱非一脸茫然,陈夜辉若有所思,不过看气氛不对,也没多问。

周泽楷看看我,我冲他点点头,示意自己身体没问题,他便开始讲起了事情的原委。

 

他说,当时他在体育馆里设了一个结界,如果有污秽出现,一定跑不出他用绳子在比赛室之间圈起的那块儿地方。它拿用五彩大公鸡的血浸过的桃木剑守着,让我去刷卡,是因为他觉得那张卡是一个引子。我进去他就在门上贴了符纸,以防污秽进到屋里。只是他没想到,那张卡里就藏着一个污秽。等他跟外面的污秽打到一半发现不对劲开门去救我,已经来不及了……

 

等等,什么叫来不及了?我问他。

周泽楷看着我,眼神有些懊丧,说,那个污秽,现在在你身上。

 

我真疯了。

妈的,我一直把这当个故事听,敢情是个事故。

周泽楷一说完我就觉得浑身都不得劲,骨头缝发凉,后背沾着床的地方特痒痒。我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怎么躺着都不舒服。

 

这个污秽很厉害吗?你也弄不掉?

我注意到叶修和苏沐橙脸色不太好看,没好意思往下说。毕竟这污秽不是什么野路子,而是他俩的故人。

果然,周泽楷说,拿掉污秽的办法很多,但是不伤害污秽的,没有。

 

这一说我心里凉半截。

要就这么把苏沐秋弄得魂飞魄散恐怕我一辈子心里都不踏实。而且凭我和他的半面之缘,我感觉这是个很阳光的男孩子,不会干杀生害命的事。

 

叶神,问一句,当初你是怎么把苏沐秋的魂魄装进这张账号卡里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叶修能把他弄进去,也许就还有办法弄出来。

叶修却摇摇头,说,沐秋死后这卡我没再动过。沐秋的心愿是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只是还没来得及登场比赛就出事了。那天是沐秋的忌日,我把他的卡拿去在比赛用机上登陆一下,也算了他一桩心愿。我不知道他的魂魄在卡里面。

 

周泽楷有些不解,我也疑惑。人死后因为执念而附在器物上的事很多,但一般附身之后都会有些动静,不声不响一蹲蹲了这么些年的还真少见。

我觉得还是那块场地的问题,要不怎么之前没出事一刷完卡就出事了。

我说完,周泽楷点点头,比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说,那地方不止一个污秽,不单纯是卡的问题。

 

折腾了一夜大家也都累了,先回去休息吧。小江你安心养伤,小周,你这边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费用都算在俱乐部账上。

轩哥看我们理不出个头绪,做主把大家解散了。叶修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觉得他比苏沐橙对苏沐秋还上心。

 

等大家都走了,我给周泽楷讲了我的梦。讲完我小心翼翼地问,你能不能帮帮他们?

看得出周泽楷有些为难,但他想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他说,有些事我还需要确认一下,你先休息,有消息我通知你。

我闭上眼,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周泽楷不在房里,只留了一颗穿着链子的子弹挂在我脖子上。

我看看表,晚上八点多,摸摸肚子,有点儿饿得慌。正想着,门一开,苏沐橙提着一只保温桶走进来,身后跟着叶修。

女神送饭我自然承情,挣扎着坐起来慢慢吃。屋里很安静,三个人都没说话。叶修一直看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有几次差点儿把汤洒在被子上。半晌,他起身说,我出去抽根烟,我这才如释重负。

 

等他出去,苏沐橙有些歉意地冲我笑笑,说,对不起波涛,这次把你卷进来。你别怪叶修,他跟我哥感情太好了,他没想到我哥还在。

我笑了笑,也不知该说什么。从我醒了,叶修就一直在看我,确切地说,是通过我看着另一个人。可我现在完全感觉不到苏沐秋的存在,也不能保证最后一定和他成功分离。就算成功了,他又能去哪里呢,回到账号卡里吗?

这也太坑爹了。

 

后面两天我都没有见到周泽楷的影子,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担心他遇到了什么危险,或者被困在了什么地方,可又完全没有头绪,只能干着急。

我的伤好得挺快,没几天就出院了,又住回了之前的酒店。刚一回来就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上面列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物品,结尾的署名是三个三点水旁。

我叫江波涛,几个相熟的哥们儿都叫我九点水大大,再加上这些偏门的玩意,发件人是周泽楷无疑。他掐准了我一个人的时候发来信息,又换号又写密码,自然是不想让信息透露出去,可是,他在防谁呢?

 

我在H市人生地不熟,又不好跟人打听,费了好大劲才配齐他要的东西。紧接着,我又收到一条短信,十一点,龙头,署名还是九点水。我心说,你不把我当病人也就罢了,信息跟得这么紧明显是在盯着我啊,有那功夫你自己来买东西不好吗?

我愤愤地比了个中指,马上又收到一条信息:呵呵。

我无语。

 

晚上我离开酒店,故意换了两次出租车才来到嘉世,没走前门,而是绕到警备比较松懈的后山,摸黑爬了上去。

那天白天我们没有上到山顶,晚上这四周树影斑驳,怪阴森的。

我没敢出声喊周泽楷,只给他发了条信息,说我到了。他给我回信息说右四,后二。我数着树找过去,看见他正猫在树后边冲我招手。

我过去,他拉住我端详了好一阵。他的目光和叶修不一样,虽然这里黑咕隆咚的,但我确定,他是在看我,真正的我。叶修的注视让我尴尬,而他的注视则让我浑身涌起了一股莫名的燥热。

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瞧见一个大概的轮廓。然而那眉目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我闭着眼也能勾勒出他的样子。

因为天黑,我们都得凑近才能看清对方,不知不觉就近到了呼吸都能彼此感觉的距离。周泽楷还在靠近,我直觉这样下去会出事,赶紧往后一退,晃晃头,赶走暧昧不明的气氛,问他,你叫我来什么事?

周泽楷似乎也清醒了过来,调整了一下呼吸,一字一顿轻轻地说。

 

嘉世,有鬼。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7)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