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龟

能写文 就还活着

【越苏】天墉新事——玉泱日记(第五章)

咳,这一章我居然从夏天拖到了冬天,也是醉了。。。

==========================================

前情提要:

陵端下山采买一去不返,陵越和屠苏带了玉泱前来寻他。


5.


俗世的日子不见太多波澜,几年没下山,镇上一切如旧。


我们不耽搁,直奔陵端师叔他们当初投宿的客栈。

老板见我们身着天墉服制,很是热情,可见弟子们素日口碑不错。


师父仔细向他询问了当时的情况。

时隔不久,他尚记得清楚,陵端师叔出门前,曾与他寒暄几句,打听镇子上何处卖闺阁之物,老板为他推荐了一处新开张的铺子——夏若阁。


屠苏师叔和师父对视一眼,那处该就是关键...

【越苏】无题

灵感来源: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yc/2638674?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1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yc/265917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1

被这两首歌虐到了,我要报社(其实先报了自己…)

==========================

【越苏】无题

眉间一点朱砂的少年看看眼前孤立的墓碑,抬头问身边的女子:“晴雪,这是你的朋友吗?”
晴雪拉下风帽,摸摸少年的头顶,眼里流露出温柔的哀伤:“是我的一位故人。...

【越苏】《天墉新事——玉泱日记》(第四章)

4.

陵端师叔失踪了。

下山采办,一去不返。


生死未卜。


同去的弟子说,完成采买后,陵端师叔留他们在客栈休息,独自一人出门去了。

自此销声匿迹。

弟子们遍寻不到,无法,只得回山禀报师父。


临天阁里。

屠苏师叔抱着臂,四指不自觉地敲着手肘。

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二师兄并非不知轻重之人,不会就这样撇下弟子们。

他单独出门,想必是去给芙蕖挑选生辰礼,中间只怕出了什么意外。


师父的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陵端这些年修为增进不少,等闲之辈很难与他制衡。

而且他为人机敏,若真遇险,总还可以传讯求救,不该音信全无。


会不会是遇到了很厉害的妖怪?...

【越苏】《天墉新事——玉泱日记》(第三章)

3.

天墉虽是修仙之地,却也并非全然与世隔绝。

门中弟子同样要食五谷,穿棉帛,住屋舍。

山上没有农桑耕织,所以时常需要下山采买。


采办的差使一般由各位长老轮流指派座下稳妥的弟子前往执行。

这一次,陵端师叔却向师父请求亲自下山。


我大致能猜到其中缘由。

妙法长老的生辰快到了,陵端师叔想去给她选贺礼。


这点私心,师父又岂能不知。

但他也并未多问,应许下来,只嘱咐师叔早去早回,莫要节外生枝。


玉泱啊,这次师叔带你去怎么样?让你也长长见识。

得了师父首肯,陵端师叔不再做恭谨样子,恢复了笑嘻嘻的常态。


师父一皱眉。

陵端,休要胡闹。采买虽不是大事,但也儿戏不...

【越苏】《天墉新事——玉泱日记》(第二章)

2.

我叫玉泱,是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陵越真人的弟子。

最近,我第一次有了人生中的一些小小烦恼。


屠苏师叔回来了,从太师尊手中接下了执剑长老之位。

当日与师父一诺,终于兑现。

涵素师祖说,他二人将会为我天墉开创数百年盛世之局。

所有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我自然也是。


然而陵端师叔的一句话却让我有些在意。

屠苏回来了大师兄眼里哪还看得见你。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说,屠苏师叔回来了,师父就不要我了。


我这几天一直在偷偷观察师父和屠苏师叔。

他们两个完全不像分别多年的样子,对彼此饮食起居的习惯都极为熟稔,很多时候甚至不用开口也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师父批文案的时候,...

【越苏】《天墉新事——玉泱日记》(第一章)

这篇是为了补完我的残念开的脑洞,设定借用了游戏DLC《天墉旧事》,人物的话还是带入的古剧。

===================================

1.

我叫玉泱,是昆仑山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陵越真人的弟子。

唯一的弟子。

妙法长老把我带回来的时候,曾说我很像他们昔年的一位故人。

我不知他是谁,只知道,我与他相似在,眉间有一点朱砂。

后来,我从醉酒后的陵端师叔口中听到了他的名字。

百里屠苏。

太师尊紫胤剑仙的弟子。

师父的小师弟。

天墉城的执剑长老。

本该是。

若有朝一日他能回来的话。


百里屠苏。

这四个字在天墉似乎讳莫如深,我翻遍了阁中典籍,也...

©爱你的龟 | Powered by LOFTER